小說者-> 都市言情-> 《紈绔女王爺》-> 七章 風雨欲來
七章 風雨欲來 作者:鳳子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29
  •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畫檐蛛網,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閑愁最苦!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這首詩是什么意思,誰來講解一下?”太傅看著對面的皇子們,揚聲問道。
        皇子們對看一眼,誰也不愿意做這出頭鳥,誰讓太傅太嚴厲了,若是說的不對了,肯定會去父皇那告狀的。
        太傅看著都沉默的皇子們,清咳一聲,目光看向一臉微笑的殤君:“傲王爺,你來說一下吧!”
        “我?”殤君指著自己,眨了眨眼睛,好像不好意思一樣的淺淺笑了:“我不會!
        太傅抽抽了幾下嘴角,柔聲道:“沒關系,說出你的感覺就好!
        “可我真的不會!”殤君輕聲一笑,看似無奈的看向太傅。
        太傅輕嘆一聲,真不知道陛下怎么想的,怎么把一個什么都不會的孩子放在他的門下。
        “太子,你來說一下吧!”
        “好!碧诱酒鹕韥,薄唇一撩:“這首詞先寫惜春的情緒,后又用美人遭嫉而失意的典故,抒發對時局的憂慮以及受小人阻撓的抑郁,‘更能消’句,為下面‘惜春’作好鋪墊,‘春且住’喝住,‘怨春不語’,將‘怨春’意表述得極富層次感,下闋開頭‘長門事’承‘怨春’而詠宮怨,‘君莫舞’以下用寵姬失幸,死無葬身之地的史實,警告朝廷奸佞,‘閑愁最苦’北上恢復之望遙遠,‘斜陽’句則嘆惋南宋朝廷國事將危,通篇采用比興象征和以古喻今的藝術手法,曲折地反映了當時的國家的現實,昭示出詞人復雜的心理活動,回腸蕩氣、沉郁頓挫!
        “好,好!碧颠B連撫掌,贊賞的看著太子。
        二皇子輕哼一聲,挑釁的看著殤君,那意思明顯了表達了自己對他的不屑,就他那樣,也配做太子的位置。
        “太子哥哥好列害!”殤君睜大黑眸,一臉崇拜的看著太子:“太子哥哥,下課后你教我好不好?”
        “我皇兄哪有時間教你,他還要幫父皇處理政務呢!”二皇子喝聲道。
        殤君歪著頭,搖著下唇,眼睛瞬間就水霧霧的:“太子哥哥不教我嗎?那我回去跟父皇說讓太子哥哥不要處理政務了好不好?”
        太子微微一笑,別有深意的看著殤君,這哪還是一個孩子!
        “殤君弟弟若是喜歡的話,太子哥哥就教你!
        “太子哥哥人真好!睔懢Φ臉O為嬌氣。
        “妖精!笨粗鴼懢樕夏茄龐频男θ,二皇子冷聲說道。
        殤君眸中閃過一抹幽暗,又抬頭看向太傅,輕聲道:“太傅,妖精是什么意思?是說殤君長得好看嗎?父皇也說母后是個小妖精呢!”
        太傅聽了這話,冷汗直流,他怎么說?妖精這可是貶義詞!若是不解釋的話,讓傲王爺以為妖精是贊美人的可麻煩了。
        太子看了一眼已經傻掉了太傅,最終開口解圍:“殤君弟弟,妖精在某些時候是贊美人的詞語,可在某些時候卻不是,所以這詞不要輕易的用!
        “哦?”殤君微微挑眉,好奇的說道:“那二皇兄說我妖精,是在贊美我嗎?還是?”說著,殤君小臉一沉,一派我要找父皇告狀的樣子。
        太子輕嘆一聲,暗惱自己的弟弟如此莽撞,看著二皇子,太子揚聲道:“還不跟殤君弟弟解釋一下!
        二皇子一貫是怕這個哥哥的,尤其是他沉著臉的時候,不甘不愿的起身,二皇子道:“殤君弟弟誤會了,哥哥是看弟弟的容貌如此的美麗,所以聯想到妖精一詞,你也知道哥哥學藝不精,想到什么就說什么了!
        殤君唇邊掠過一絲笑意,漂亮的小臉布滿了疑惑:“是這樣嗎?二皇兄可不要看我年紀小就騙我!”
        “不會,殤君弟弟你放心吧!”二皇子簡直說的咬牙切齒。
        太傅怕繼續這么說下去,二皇子會暴走,到時候真是一發不可收拾了,清咳一聲,太傅道:“太子剛剛回答的很好,我們現在來布置一下功課,下學后每人回去寫一份關于國家的詩詞,明日交上來!
        “是!北娀首庸饕豢谕。
        “好,現在下學!碧党谅曊f道,心中也舒了一口氣,今天這課上的還真是驚險!
        太傅一聲令下后,年紀偏小的皇子們哪還坐的住,紛紛離開了自己的位置,三人五人的成群走了,不過走之前到還是知道禮貌的跟太子打了聲招呼。
        “太子哥哥,我們先走了!
        “恩,去吧!”太子微微一笑。
        二皇子得意的看著獨坐在椅子上還沒有動身的殤君,揚聲道:“殤君弟弟,要不要跟我們一起走!你自己好可憐的!
        殤君冷眼看著二皇子,心中明白自己是不受歡迎的,也知道后宮的嬪妃們定是告訴了自己的孩子不要理自己,唇邊揚起一抹淺笑,殤君道:“謝謝二皇兄好意了,不過我們也不是一路的,父皇說今日要我去勤政殿用膳!鼻魄,殤君人小,心氣卻不小,到底是經不住嘲諷!
        “父皇真是寵愛殤君弟弟!比首虞p聲一笑,羨慕的看著殤君。
        殤君嬌俏的下顎炫耀似的揚起,紅唇微撅,一臉得意:“父皇當然最寵愛我了!闭f完,殤君竟傲慢的不再理會太子幾人,徑直的拿起書本朝外走去。
        看著殤君那嬌氣的步伐,二皇子真是恨得不行,冷冷看著殤君的背影,寒聲道:“我讓他狂,我非好好整治整治他不可!
        “老二!碧虞p喝一聲:“不要輕舉妄動,那艷妃絕不是個省油的燈!
        “我知道,我只是給他一點小小的教訓而已!倍首虞p點下頭,對三皇子道:“老三,你今天做什么幫著他?”
        三皇子輕笑一聲,知道他二皇兄指的是太子座位的事情,輕搖著頭,三皇子嘆聲道:“二哥,父皇今天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若是一直僵下去對大哥沒有好處的,何必為了一個虛位惹父皇生氣呢!”
        “呵,我非要讓那小子后悔他今天的舉動不可!闭f完,二皇子氣呼呼的走了。
        太子見狀,生怕二皇子惹出禍事,趕忙對三皇子道:“快去,跟著你二哥,別讓他惹事!
        話音未落,三皇子已經沖了出去,而太子哪里知道,一切已經晚了,二皇子已經闖下了大禍。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小說天下 www.lmzlai.livenbsp;7×24小時不間斷快速更新小說最新章節!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