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紈绔女王爺》-> 十四章 官拜禮部
十四章 官拜禮部 作者:鳳子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29
  •     有一類人,天生就有一種讓人想占有的,如果不能占為己有,那么便只有毀滅。
        殤君就屬于這類人,她昨晚的回眸璀璨,耀眼、妖嬈、又帶著屬于少年的青澀與爽朗,這樣的她在昨夜不知道入了多少人的夢中。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傲城的夢中出現了殤君的身影。
        午夜夢回,春色無邊,夢中的傲城緊緊的壓在殤君的身上,雙手也游移在那雪白的tong體之上,薄唇不停的流連著那小小的紅梅一點之處,直到他輕喘著粗氣,釋放出自己的,隨之而來的也是***口處的一片粘稠把他驚醒。
        深呼了一口起,傲城溫雅的黑眸中一片冷凝,他夢見了什么?真的不敢相信,他怎么能夢見自己把自己的弟弟壓在身下?低頭看了自己的手一片冷汗,不由得想起夢中那溫軟柔滑的身體,苦笑一聲,傲城搖了搖頭,把腦中的歡情之色晃去。
        “來人!卑脸亲銎鹕砥,揚聲道。
        “請太子爺,今兒您睡的的到香沉!笔卦陂T外的錦衣宮女推門而入,半俯著身,笑瞇瞇的說道。
        “復柔,現在幾時了?”傲城沉聲問道。
        “回太子爺,現下寅時!泵麨椤畯腿帷膶m女嬌聲回道。
        “伺候我穿衣吧!今兒就不用早膳了!卑脸堑恼f道。
        “太子爺,陛下說您身子不好,吩咐奴婢一定要瞧著您把早膳用了!睆腿釈陕曊f道。
        傲城輕擺下手,颯然笑道:“怎么?父皇說的話就頂用?我這個太子說的話你就不放在心里了?”
        復柔臉色一白,慌忙的跪了下來,低聲道:“奴婢不敢,請太子爺責罰!碧訝斊饺兆允呛闷⑿缘,對下人們也極好,可她知道,太子爺那是不喜歡發脾氣,若是真生氣了,那二皇子都是怕極了的。
        “起來吧!今兒是我心情不好!卑脸禽p嘆一聲,招了招手。
        “謝謝太子爺!睆腿崧暤溃骸芭舅藕驙敶┮路!闭f著,便拿起一旁懸掛著的黃色朝服伺候傲城穿衣。
        “今兒起晚了,父皇可來問了?”傲城秀眉一挑。
        復柔搖了搖頭:“沒有,想陛下今兒也起起晚了吧!”
        “起晚了?”傲城輕哼一聲,一抹冷笑從唇邊略過,什么起晚了!怕是那殤君回來了就顧不得自己這個兒子了。
        “我自己來,笨手笨腳的!辈恢獮槭裁,傲城覺得自己今日著實煩悶,看什么都不順眼。
        “是,太子爺!睆腿嵋睬瞥霭脸墙袢招那椴缓,想來是那艷宮的王爺回來了,才惹得太子爺如此吧!
        寬袖一甩,傲城拂了拂衣襟,提步離去。
        ※
        傲城本以為父皇是在冰玉宮,可去了才知道原來父皇去了勤政殿,當他趕到勤政殿外時卻被攔了下來。
        美一蹙,傲城沉聲道:“做什么?敢攔爺了?”
        那侍衛苦著一張臉,解釋道:“太子爺,不是奴才攔著您,實在是陛下發了口諭,說是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傲城怒極反笑,連連點頭:“好,好,我這個太子爺倒成了閑雜人等了!闭f罷,便想甩袖離去。
        可殿內的傳喚卻讓傲城停下了腳步,一個圓滾滾的太監打扮的老人跑了出來,揚聲道:“太子爺留步,太子爺留步!
        “甄公公!卑脸堑暤。
        甄公公端著笑臉,輕聲說道:“太子爺,陛下宣您進去!
        “甄公公真會開玩笑,父皇不是說閑雜人等不得入內嘛!”傲城冷笑一聲。
        “太子爺,您別玩奴才了,陛下那是說的旁人,您是誰!您可陛下嫡親的兒子,親封的太子,就是不讓誰進,也不能不讓您進不是!闭绻勺煲粡。
        傲城輕笑一聲,順著甄公公給的臺階,誰著他走進了內殿。
        身子還沒有定住,便瞧見了殿內坐姿狂放的少年,眼中寒意與一絲不自覺的溫柔一閃而過,傲城朝正位之人請安道:“兒臣參加父皇!
        傲文笑著點了點頭,朗聲道:“起來吧!今兒也沒有別人,就我們父子三人,不必弄那些個虛禮!蹦抗庖晦D,傲文含笑看向殤君,寵溺的說道:“殤君,怎么不給哥哥請安呢?”
        殤君慵懶的鳳眸微張,紅唇一瞥,一派驕橫之態,懶懶的站起身道:“給太子哥哥請安!
        “殤君弟弟!卑脸俏⑽⒁恍,回禮。
        “傲城,今日你來的正巧,殤君已經快滿十六歲了,我想讓他早日入朝,歷練歷練,你瞧著把他放哪適合?”傲文淡淡的說道。
        “回父皇,戶部如何?殤君弟弟剛剛回來,也不了解朝中的事務,不妨先讓他去戶部呆些時候,等他熟悉了朝中的事務后在讓他自己選擇!卑脸呛陧话,不著痕跡的看向殤君。
        傲文眉一挑,看向殤君,問道:“如何?戶部殤君可想去?”
        “不想,誰讓去那種地方,天天面對一些繁瑣事務,那不煩死人!”殤君嬌聲嬌氣地說道。
        這嬌蠻之態,傲文見了到不生氣,反而笑吟吟的說道:“你呀!跟你母妃真是一個性子,就是受不得累,罷了,殤君,你自己選一個吧!”
        眸光一轉,鳳眸之中的一片邪魅傾瀉而出,紅唇也緩緩的揚起:“我想去兵部!
        “哦?”傲文饒有興致的問道:“怎么想去兵部?”
        “帶兵打仗多好!多有氣勢,我將來還要做大將軍呢!”殤君揚聲下顎,不可一世的說道。
        傲文朗聲大笑:“好,有志氣,有志氣,不過父皇可舍不得讓我們殤君去前線對陣,我們殤君就應該呆在這京城,享受這最好的一切!
        此話一處,傲城與殤君心中皆是一動,這話什么意思?仁者見智,不同的人聽在耳中是不同的意思。
        殤君暗暗道,難道父皇是不想我去兵部?怕我掌管兵馬?
        傲城暗暗想,父皇是什么意思?享受最好的一切?這世間最好的一切除了皇位還有什么,難道父皇在暗示我,皇位將會傳給殤君嗎?
        傲文半瞇了下眼眸,把殤君與傲城的心思都瞧了進去,心中也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這傲城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過復雜,若用七竅玲瓏心做比,那傲城怕是還要多出一竅來。
        目光轉向殤君,傲文的眼中有著寵溺,有著愛護,可也有著一絲憂慮,這孩子心思藏的太深了,性子也太過霸道、狂肆,他由艷兒所生,皇位本該是由他繼承,只是這性子,著實是不適合!可若不是他繼承皇位,只怕等他百年之后,殤君身邊連個照應的人都會沒有。
        “殤君,父皇把你放在禮部如何?聽你母妃說你學問做的極好!毕肓擞窒,傲文還是決定了為殤君鋪路,只為了將來他能不受他人的迫害。
        禮部?傲城心中一驚,這禮部與兵部皆是朝中最重要的二個部門,父皇是什么意思?科舉考試快近了,難道父皇想把這屆的考生安插在殤君的門下?
        傲城能想到這上,殤君自是一樣,雖然兵部沒有去成,不過退而求其次,禮部也是好的,當下便揚起燦爛的小臉,朗聲道:“好,父皇,我就要去禮部!
        “好,好,殤君,你可要當應父皇,去了禮部可不許胡鬧!”傲文溫聲說道。
        “我才不會呢!”殤君小嘴一扁,不滿的看著傲文:“不要總把我當孩子嘛!”
        看著殤君明明一副還沒有長大的樣子,可偏偏硬說自己已經是大人了,傲文不由笑了起來,可笑容之后更是一片憂慮,殤君還是一個稚子!將來如何能面對那些風雨!
        “父皇,您要把殤君弟弟安排在哪個職位呢?”傲城微微一笑,問道。
        “恩……,就尚書一職吧!殤君怎么說也是個王爺,總不能屈就于別人的手下吧!”傲文想了想,淡聲道。
        “那禮部上書該調往何處?”傲城微微挑眉。
        “都察院左御史一職現下還有空缺,就調往那里吧!”傲文淡淡的說道,之后手一擺,問向殤君:“聽你母妃說,你想開府?”
        殤君笑著點點頭:“恩,宮里規矩多,殤君覺得束的慌!
        傲文輕聲一笑,笑指殤君道:“你個小靈物,還覺得束的慌?這宮里誰敢束著你!
        “反正就是束的慌嘛!父皇,給我開府好不好?”殤君抿著紅唇,一副你不答應我就一直板著臉的樣子。
        “好,好,你母妃都答應了,我敢不同意?你瞧著哪塊地好就跟父皇說!卑廖膶櫮绲恼f道。
        “父皇,這是你說的,那我可要好好瞧瞧了!睔懢龘P著大大的笑臉,一副欣喜不已的樣子。
        “成!卑廖男廊稽c頭。
        話音一落,殤君就立馬起身了,雙手一抬:“那我現在就去了!闭f著,人就轉身了,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這孩子!卑廖膿u著頭,也就由著殤君去了。
        “父皇,沒有別的事,我也告退了!笨粗廖暮櫮绲谋砬,傲城心中燃起一股子冷意,為什么都是父皇的孩子,他們始終是被忽視的呢!
        目光看向傲城,傲文點了點頭,手一揚,又囑咐道:“去吧!你無事的時候看著點你弟弟,他還小,性子也急,別讓他出什么事才好!
        “是,傲城明白!卑脸屈c了點頭,雙手一鞠,退身而出。
        直到出了勤政殿,傲城才直起身子,他不比殤君,殤君可以不拘一點禮節,可他不能,因為他沒有父皇的縱容,也沒有那個可以為他抵擋一切的寵慣六宮的母親,想到這些,認為自己已經成人的傲城心中居然也有著淡淡的妒意。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小說天下 www.lmzlai.livenbsp;7×24小時不間斷快速更新小說最新章節!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