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紈绔女王爺》-> 十七章 皇子怒
十七章 皇子怒 作者:鳳子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29
  •     說到白子謙這個人,在傲國的風評是極好的,人斯文俊挺,武藝又高,還擔任傲國大將軍一職,并且他人還及富有正義感,從上午時他插手那強搶民女之事就可以看出一二。
        不過你也不要以為他是頭腦簡單之人,若真是那樣,他就不會成為太子的心腹了。
        這不,二個月前,他請假去了一趟南山,本意是要與他恩師的女兒解除婚約,可婚約還沒等解除,京中便傳來了一封信,傲王回京,京城多變,速速回歸。
        當下他也顧不得尚未解除的婚約,立馬起身返回京城,卻不想遇見此等強搶民女之事,當他得知那欲強搶她人的絕色少年竟是信中所提的傲王爺時,心中自是大驚,所以也容不得先回府上報聲平安,就自顧的本奔去了二皇子府衙。
        白子謙敲響了二皇子府的大門,門侍一看是白將軍,當下便請安道:“見過白將軍,您里面請!闭f著,一人引領著白子謙朝二皇子所在的位置走去,一人高聲通傳。
        得知白子謙回來并來了府中的傲悟,當下迎了上去,拍著白子謙的肩膀,大笑道:“你小子怎么回來了?我當你醉臥美人香了呢!”
        白子謙朗聲一笑,回道:“你當我是你呢!沒事在家養著那些個女子,整日把府里弄的跟盤絲洞似的!
        “你不懂,這叫情趣,平日里瞧著幾個美人掐架我樂的很!卑廖蚝Φ。
        “你呀!”白子謙搖著頭,無奈地說道:“哪日傲城來了你這,瞧見這么多美人,非要訓你一頓不可!
        “他那嫉妒我平日里能伴著這么多美人!卑廖蚧匦Φ,又挑眉問道:“你怎么這么快回京了?我當你還要停留些許日子呢!”
        白子謙微微蹙眉,從懷里掏出信箋,遞給了傲悟:“你瞧瞧!
        傲悟打開一看,眼中閃過一絲意外,勾唇道:“舅舅這么快就通知你了?”
        “恩,我今日也瞧見那傲王了!卑鬃又t點點頭。
        “你怎么瞧見他了?”剛問完,傲悟就了然一笑,這些日子的風言風語他也聽了不少,想來那殤君又是跑出來玩耍了。
        “我今日正巧遇見那傲王帶著侍衛出來玩耍,還強搶民女!卑鬃又t淡聲回道,黑眸一沉,揚唇道:“你怎么瞧那傲王?”白子謙是怎么也不能相信那擁有一身風姿傲骨的傲王會作出強搶民女的事來。
        傲悟輕聲一笑:“正常,近幾日京中傳的都是這些事,也有不少大臣稟告了父皇!闭f完,薄唇一勾,道:“別說那些個煩心的了,走,我為你洗塵去!
        “不用了,我還是賢惠府中一趟!卑鬃又t搖頭拒絕。
        “著什么急!咱們可是好久沒一起喝酒了,走,走!卑廖虿蝗菟芙^,說著,便擁著白子謙出了園子,直奔酒樓而去。
        ※
        二人騎著駿馬直奔京城中最大的酒樓,剛剛下馬走至門前便聽見大堂里傳來說書人的高聲闊談,而他口中所講的卻是皇室之事。
        當下傲悟臉色一變,便想進去教訓教訓這個說書之人,哪知一旁的白子謙卻把他給攔住,不著痕跡的指著大堂之中一身紅衣的絕色少年,低聲道:“別沖動,正主都不著急,你著急什么!
        聽白子謙這么一說,又瞧見大堂里半瞇著眼好似很享受的殤君,傲悟冷靜下來,就與白子謙站在門旁,聽聽這說書人還要說些什么,這殤君又會有何反應。
        可越聽后來傲悟的臉色越沉,當聽見大堂那些不三不四的話時,不止是傲悟,就連白子謙已然有些動怒。
        “這群不知死活的人!卑廖蚶淅湟缓,抬腿走了進去,暴喝道:“你們這群賤民,好的膽子!竟敢在酒樓隨意議論皇室之事,本皇子看你們脖子上的腦袋是不想要了吧!”
        話音一落,滿堂寂靜,都抬眼看著突然出現的傲悟。
        “傲殤君,你還是不是我們皇室之人?怎么?聽著你成了說書人口中的角,你挺得意不成?”怒氣一轉,傲悟看著坐著紋絲不動,唇邊還含著艷麗微笑的殤君,揚聲喝道。
        殤君勾唇一笑,隱去心中的一絲驚訝,含笑道:“二哥何苦這么大的火氣,平白的嚇著了弟弟我!闭f著,秀眉一蹙,一副真被嚇到了的模樣。
        傲悟看著殤君那漂亮的臉蛋的上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真是一股火沒處發去,冷哼一聲,傲悟朗聲道:“掌柜的,給我出來,別以為躲在柜子下面本皇子就瞧不見你!
        “參見二爺!闭乒竦囊涣餆煹男∨艹鰜,臉上掛著鄒媚的笑容:“二爺,您消消氣,消消氣!
        傲悟抬起了腿便是一腳,喝罵道:“我消什么氣,你好大的膽子!我看你是掙錢不要命了是吧!竟敢讓人大庭廣眾之下議論皇室之事!
        “哎呦,我的二爺,您冤枉小的了,小的也不知道這說書人會說這些!要是知道了就是借小的天大的膽子,小的也不敢讓他在我的店里胡說!”掌柜的被傲悟踹了一腳,也不敢叫疼,又是一溜煙的滾到了傲悟的身旁。
        見那掌柜的被傲悟踢得吐血了,白子謙對傲悟搖了下頭,啟唇道:“行了,已經給他教訓了!闭f這話,倒不是白子謙不忍心了,而是他是為了傲悟好,畢竟大庭廣眾之下,一個皇子若是踢死了一個平民,怕是圣上那都不好交代,更何況百姓的閑言碎語了。
        “都給我滾!卑廖蚶浜纫宦,黑眸掃了一眼跪在地下的人,又抬眼看著一副悠哉自在的殤君,揚聲道:“跟我走!闭f著,上前幾步,抓起了殤君的衣領便提著上了二樓。
        本想阻止傲悟動作的風情等人,在殤君的暗示下,停下了動作,可是依然跟著上了二樓,生怕這個暴躁的二皇子會對殤君不利。
        ※
        二樓雅間,把殤君提溜上來的傲悟一臉怒氣的看著一臉無辜的殤君,真是有一肚子的氣都撒不出來。
        說來,傲悟對殤君的感覺是極為矛盾的,小時候,他嫉妒他,有父皇的寵愛,現在,又害怕他搶了太子的位置,可在這些負面情緒之下,又有著愧疚,說到底他還是記著小時候把殤君推下水的事情,瞧著殤君現在的小身板,傲悟更是內疚了,當初要不是他把殤君推下水了,殤君現在一定會長得人高馬大,俊朗不凡,才不會被說書人形容的像個娘們一樣。
        仔細的瞧著殤君,傲悟心中暗暗道,那說書人說的還真沒錯,這殤君長得還真是翦水含情,玉珠明眸,就連那本該薄情的淺淡眉宇都帶著一股子嬌氣,無奈一嘆,若不是自己犯下當初的錯誤,這殤君也不會生的一副單薄之骨。
        殤君自是不知道傲悟心中所想,若是知道了,怕是會笑他癡傻,他本就是女兒身,當然不會生的人高馬大了,不過殤君自小便是男兒打扮,身材也高挑,再加上一身不羈邪肆的氣質,到也不會被人認為是女兒身,只會覺得那絕艷的容顏合該配的那一身風骨。
        “二哥做什么一直瞧著殤君看!奔t唇一勾,殤君帶笑問道。
        傲悟冷哼一聲,點著殤君罵道:“你平日不是霸道的緊嘛!怎么今日便由著人那樣糟蹋?”說著,目光掃在殤君手中的團扇上,只覺得那漢白玉的扇柄還不如殤君的手細膩、白皙,被心中所想嚇了一跳,傲悟趕忙收回目光,冷聲道:“一個男兒,整日里拿著女子的物件玩耍,像個什么樣子?也難怪那說書人如此說你!
        殤君嘻笑著把玩手中的團扇,又把它揚在頰邊,含笑道:“它去我多配,我就喜它,再說,那說書人講的也極為有趣,我且聽聽在做反應,誰知二哥你卻來了!闭f著,還挺委屈的看著傲悟,一副都是你壞了我好事的樣子。
        傲悟真是哭笑不得,搖著頭,清咳一聲道:“胡鬧,一會回宮讓父皇好好整治整治你!
        “父皇才舍不得呢!”殤君滿不在乎的說道,黑眸看向一直含笑注視著自己的白子謙,唇邊揚起玩味一笑,輕聲道:“多管閑事的人,我們又見面了!
        “見過傲王爺!卑鬃又t淡淡一笑。
        殤君秀眉一挑,薄唇輕啟:“不敢,我這個傲王爺在這已經多時了,可是卻才入了白大將軍的眼!
        傲悟斜睨了殤君一眼,笑罵道:“做什么拿出派頭,剛剛瞧你怎么不拿出皇子的派頭來,這位可是讓得你叫一聲哥哥的人!
        “哼,什么哥哥,平白的壞我好事!睔懢浜咭宦,不滿的瞪了白子謙一眼。
        傲悟哼笑一聲,沒好氣的說道:“還好意思說,今日你又做了什么好事,強搶民女,虧得你做的出來,宮中什么樣的美人沒有,用得著搶?就是你二哥我府中也有的是美人,喜歡的話一會跟二哥回去,挑選幾個回去伺候你!
        “我才不要,這美人太過柔順就無趣了,還是要倔強些的調教起來才有味!北〈揭惶,殤君任性的說道。
        輕嘆一聲,傲悟搖了搖頭:“若實在是喜歡那女子,晚上讓人悄悄弄回來就是了,何苦當街搶人!
        “我曉得了,二哥,莫啰嗦了!睔懢龖艘宦,紅唇一撅,一臉的不耐。
        “罷了,一會跟我一起回宮吧!”傲悟輕笑一聲,拿殤君沒有法子,雖應該是對立的二方,可偏偏他總是不忍心對這個弟弟粗言暴語。
        “不要!睔懢苯泳芙^,黑眸趣味的看了白子謙一眼,唇邊掠過一絲嘲弄,揚唇道:“二哥,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闭f完,便站起身來,把傲悟的話拋在耳邊,還順帶的留給他一個極為瀟灑的背影。
        傲悟苦笑的搖了搖頭,說實話,他真的不想殤君卷進皇位之爭來,這么一個恍如謫仙的弟弟,若是真的香消玉損了,豈不是可惜至極。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小說天下 www.lmzlai.livenbsp;7×24小時不間斷快速更新小說最新章節!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