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紈绔女王爺》-> 二十五章 新的決定
二十五章 新的決定 作者:鳳子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29
  •     殤君微沉著美眸看著跪在他身下的人,紅唇冷冷的勾起:“風星,既然來了為何遲遲不現身?”
        “君少,我怕您責怪!憋L星小心翼翼的看著殤君,一雙極為靈氣的杏眼中滿是欽慕之情。
        殤君哼笑一聲,看著風星那討好的樣子,沒由來的生出幾分氣惱:“一個好好的少年郎做什么這個樣子,還不給我起來!
        “是!憋L星諾諾的站起身子,臉上依舊掛著討好的笑容,燦爛的讓星辰都失了光芒。
        殤君本就不待見風星那副樣子,可偏偏風星還不自覺,笑得越發的燦若驕陽。
        “你來京城師傅可知道?”微微蹙眉,殤君淡聲問著。
        風星怯怯的搖了搖頭,小聲的回道:“我是偷偷出谷的!
        輕笑一聲,殤君眼睛都沒抬的吹吹手中的花茶,拂開熱水中的花瓣,輕飲了一口,慢悠悠的咽下去,淡聲道:“大聲點!
        “我是偷偷出谷的!憋L星大聲說完,又擔心的偷看著殤君。
        輕點下頭,殤君道:“繼續說,還等我一一的問不成?”
        “是!憋L星應了一聲,星眸求救似的看向屋內的所有人,見他們全部別開了眼睛,這才咬著下唇緩緩的說道:“二爺那日來了信,跟師傅說讓我出谷,可師傅不允,所以我就偷偷跑出來了!
        “為何要進京參加科舉?”半瞇著鳳眸,殤君淡聲問道。
        看著殤君越發淡漠的容顏,風星哪還敢隱瞞半點,趕忙回道:“因為二爺說君少在京城需要人手,風星自問肚子里還是有點墨水的,所以便來京城追隨君少!
        殤君這回真是怒極反笑,手點著南宮玉,道:“好,南宮玉,你還有什么話可說?”
        南宮玉跳起腳來,看著不爭氣又陪著小心看著他的風星,罵道:“你個不爭氣的東西,怎么把我給供出來了!
        殤君冷笑一聲,紅唇邊上的笑容艷麗至極,黑眸又卻隱隱帶著一絲怒火,沉聲道:“風語、風言,把二爺給我請出去!
        “是!憋L語、風言回答的干脆極了。
        可不等他們動手,南宮玉就嘿嘿一笑:“不勞煩了,不勞煩了,小師弟,師兄我先走了,改日再敘!闭f完,一個縱身消失于傲王府。
        殤君淺淺一笑,目光又掃向一臉不安的風星,最終輕嘆一聲。
        以為要被趕回谷的風星不等殤君開口,立馬說道:“我不回谷,我不回去,君少,這回我一定能拿下三甲的之一的,你就讓我留下來幫你吧!”
        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回就是風星想回去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風星的文采殤君自是知道的,拿下三甲中的一個肯定是沒有問題的,所以現在讓他回谷,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個肯定能入三甲的人就這么消失,怕是會在京城引起騷動的。
        “罷了,你就先住下來吧!”
        “真的?”風星驚喜的問道。
        “假的!睔懢龥]好氣的說道。
        “君少!憋L星嘟了嘟唇。
        薄薄的嘴唇微微劃開一個弧度,殤君吩咐道:“帶風星先下去,風愛與風語留下!
        “是!
        回頭看了一眼殤君,風星在風情的催促下不舍的離開了。
        “又不是見不到了,做什么那副那樣!憋L語嘲弄的說道,他就是不喜歡風星那副樣子,明明一個男子卻總是一副女孩樣子,礙眼的很。
        殤君輕哼一聲:“先管好自己在管別人!
        “君少!憋L語嬉皮笑臉的湊到殤君身旁,全然忘記自己剛剛的慘樣。
        薄唇一勾,殤君伸手推開風語,問道:“我吩咐你的事情怎么樣了?”
        “別提了!憋L語嘆了口氣道:“也不知道那梅煙的心是什么做的,油鹽不進,君少,你說說看,我這么一個偏偏美男子,手中捧著大把的金銀,可他就是半分也不多樣,沒給過我一個好臉!
        殤君意外的揚了下眉,轉向風愛道:“一點進展也沒有?”
        風愛搖了搖頭:“那梅煙不把金錢放在眼中,風語的幾番討好一點作用也沒有,他面對風語與其他客人無異!
        “那么對你呢?”知道這么問有些殘忍,可殤君還是問了出來。
        果然,風愛的臉色一白,低聲回道:“一樣,似乎美色入不了他的眼!
        鳳眸一瞇,殤君若有所思的看著門外,手指微微曲起,漫不經心的敲打著桌面,半響后,勾唇道:“即是如此,明日后你們不必再去!
        “君少,您的意思是放棄這一條路?”風語試探的問道,心中大樂,太好了,他終于不用整日面對那張冷面了。
        殤君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風語大驚,不可置信的問道:“您不會準備讓風言與風情去吧!”天呀!就風言那冷性情,怕是去了也是跟那梅煙大眼瞪小眼吧!在說風情,那更是不適合了,那么一個縱性子,怕是面對梅煙的冷臉會直接拔劍吧!
        殤君輕笑一聲:“這條路是怎么也不能斷的,我們需要這樣一個人,明日開始你們負責在京中找好的地段與宅子,記住,要隱秘行事!
        “明白了,可梅煙那?”
        “我去!睔懢创揭恍,好似烏云破開后的第一束陽光落在最清艷妖嬈的白蓮之上,水花相映,生出一種驚心動魄的美麗。
        風語吃驚的看著殤君,微微蹙眉道:“君少,您要親自去?”
        “自然!睔懢c點頭。
        “君少,您是何身份,如何能作出那樣的事來!憋L愛沉聲說道,不贊同的看著殤君。
        殤君輕聲一笑:“你們想哪里去了,既然美色與金錢都誘惑不了他,那么也許權利可以!
        “請君少明示!憋L語與風愛不解的看著殤君,一個小倌如何會被權利所誘惑。
        殤君淡淡一笑,一雙美麗璀璨、無人不贊的鳳眸斜睨過來望著風愛:“傻丫頭,不要小看權利,一個人的是無限的,只是看你籌碼與誘惑夠不夠大而已,那梅煙自小被賣如‘暖情’,人清冷暖會不知?也許他是有幾分風骨,只是面對權利的,他就不見得能把持住了,以往提出為他贖身的人有哪個是從心里真正看得起他的?哪個不是把他當作玩物,即使為他贖了身,他依舊還是別人的奴隸,你認為一直被他人掌控著人生的他會不想自己掌握一回人生?”
        “我還是不明白,君少!憋L愛搖了搖頭,怎么也想不明白,太復雜了。
        殤君含笑看著風愛:“你要能弄明白,你就不是風愛了!睋P了揚唇,殤君道:“風語,我剛剛交給你的事情一定要辦到,最慢也要在半個月內給我找到,一定要是熱鬧繁華的地段!
        “君少,您就放心吧!這點事情難不住我的!憋L語笑嘻嘻的說道。
        殤君輕哼一聲,斜睨著風語道:“這話可是你說的,若是做不到的話,你就回谷吧!”
        “君少!憋L語哀求一聲,不要總這么嚇唬他嘛!若不然哪一天他真的會被君少給玩死的。
        慵懶的往后一靠,殤君應聲一聲,邪魅的看著風語:“說!
        “您別老玩我了,求您了,我這一天都快被您玩死了!憋L語小心翼翼的陪著笑臉,用商量的說道。
        殤君滿不在意的挑了挑眉,微微一笑:“你若是讓我少操些心自是不會在玩你了!
        “放心吧!君少,我指定不會在背著您做什么事情了,我發誓!憋L語說的信誓旦旦。
        那一副有是討饒又是保證的樣子倒意外的把殤君惹笑了,薄唇一勾,殤君道:“但愿吧!”
        見風語有了差事,風愛自是不甘,也朝殤君問道:“君少,那我呢?”
        殤君這才想起風愛來,只是風愛這性子,呵,罷了,這四人也只有風語有些花花腸子。
        “風愛,你即日起跟隨我即可!
        “是!憋L愛沒有失落,倒是喜出望外。
        嘴角微微下彎,殤君知道自己又下了錯誤的決定,只是看著風愛那欣喜的樣子,終究不忍心駁回剛剛的命令。
        ※
        剛剛寫完文,回復大家的書評,挺高興的一件事,卻遇上這樣一個人,真的無語了,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還是怎么樣,妖邪里箏,在這里,告訴你,你真的很無敵,你在很多作者的作品里評論這些,你到底想怎么樣呢?你要是想紅,說一聲,我想很多人愿意成全你。小說天下 www.lmzlai.livenbsp;7×24小時不間斷快速更新小說最新章節!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