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紈绔女王爺》-> 二十六章 鳳求凰
二十六章 鳳求凰 作者:鳳子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29
  •     殤君第二次踏入‘暖情’,若是旁人,暖情的秦老板只會當個生人一般對待,可殤君是誰?暖情的秦老板可清楚的很,且不說那日是跟二皇子一同來的,就是這樣貌,這打扮,也說明了他的身份!
        身后帶著風言與風情,殤君唇邊含笑一抹淺笑,任由風星賴在自己身旁。
        “哎呦,稀客,稀客,君少爺您里面請!鼻乩习鍕陕曊泻糁,這秦老板倒是有些手段,聽聞,早些年他也是京中的頭牌,后來被人贖了去,又不知是什么原因又回到了京城,開了這個‘暖情’,雖然已經年近三十,可容貌卻也嬌美的很,身子骨更是柔弱的緊,瞧瞧他現在,那嬌柔的身子不正無骨似的依偎在殤君身旁嘛!
        “君少!北粩D開的風星不滿的瞪了秦老板一樣,委屈的看著殤君。
        殤君輕聲一笑,搖著手中的團扇輕輕支開他的身子,淡聲道:“梅煙可在?”
        “在,在,您君少爺一句話就是不在我也得讓他騰出空來不是!鼻乩习逭~媚一笑,目光掃向殤君身旁的少年,暗暗道,這到是一個好苗子!
        “您里面請!
        殤君下顎一揚,素手一揮:“走!
        于是,一行人,風情目帶好奇,風言一臉戒備,風星一臉得意,就這樣浩浩蕩蕩的隨著殤君朝樓上走去。
        在殤君等人上樓上,大廳的好事人便打聽開來。
        “這小公子是誰?好張狂的樣子!”某客人好奇的問道,眼中滿是驚艷,好一個絕色妖嬈的美少年。
        “這都不知道?”有人哧聲笑道。
        “不知道!蹦晨腿藫u了搖頭。
        “呵,他就是現在京城被人喻為第一紈绔的傲王爺!
        某客人恍然大悟,連聲贊道:“怪不得,怪不得,一直聽說這傲王爺受寵的很,長成這幅樣子,也難怪會受寵!”
        “噓,別胡說,小心禍事!
        “是,是!
        ※
        那秦老板把殤君送入雅間后便離開,屋內只留梅煙一人。
        梅煙看著慵懶的坐在軟塌上的殤君,星目中閃過一絲意外與驚喜,微微屈身:“梅煙見過公子!
        “起來吧!本公子幾日沒有來,梅煙可有想念?”殤君戲虐的問道。
        梅煙輕笑一聲:“公子莫要調笑梅煙!
        “嘖,這話是怎么說的?”殤君勾唇問道,美目滿是笑意。
        不等梅煙回答,一旁的風星已經不悅的出聲了:“君少,你做什么問他想不想你?”
        梅煙驚愕的看著依偎在殤君身旁的突然說話的少年,那少年有一雙極美的星目,紅菱唇正嬌氣的微微嘟著,白玉似的臉龐更是一臉的不悅之色,這樣一個美少年饒是自己都遜色許多!
        “風星!睔懢膯玖艘宦,一雙邪魅的鳳眸流光溢彩,漫不經心的斜睨著他,帶著絲絲不悅。
        “君少!憋L星輕哼一聲。
        “在亂出聲就給我回去!睔懢竭吅唤z冷冷的笑意,語氣確是輕柔至極。
        “是!憋L星不甘不愿的回道,美眸卻狠狠的瞪了梅煙一眼,哼,都是他,要不然君少才不會說我。
        “抱歉,是我管教不周!睔懢⑽⒁恍,溫聲說道。
        “?沒,沒什么,您不用如此,梅煙受不起!泵窡熓軐櫲趔@的說道,雖然他已經是暖情的頭牌公子,可卻從來沒有一個人對他如此禮遇過,苦笑一下,那些人哪個不是把自己當作玩物,又有哪個是真心實意的呢!就連眼前這個美艷公子,身旁都已經有了那么漂亮的少年,不也同樣來到這煙花之地嘛!
        “呵呵,好了,不逗你了,梅煙,當你的一曲著實是讓本公子魂牽夢繞!不知可否在為我唱上一曲?”殤君淡淡一笑道。
        “然!泵窡熭p應一聲,帶要坐到琴旁時,卻被殤君起身阻止了。
        “我也是喜樂之人,從小便學琴,不如你我合奏一曲?”殤君輕聲一笑,看似詢問,可人卻坐到了琴旁,伸出玉手調試著琴音。
        優美的音色從殤君的手下流瀉而出,聲音如展翅欲飛的蝴蝶,撲閃著靈動的翅膀,又好似塞外悠遠的天空,沉淀著清澄的光芒。
        梅煙驚異的看了殤君一眼,萬萬沒有想到殤君會彈這首曲子。
        殤君回以一個淺淺的微笑。
        梅煙了然,紅唇輕啟:“鳳兮鳳兮歸故鄉,遨游四海求其凰!
        “時未遇兮無所將,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艷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
        “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從我棲,得托孳尾永為妃!
        “交情通意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
        “雙翼俱起翻高飛,無感我思使余悲!
        一曲鳳求凰,讓滿屋的人驚艷不已,為了梅煙的清雅之音,也為了殤君手下的天籟之音。
        回神以后,風情第一個不滿嘟囔出聲:“君少,您從來都不彈琴給我們聽,我不管,我不管,以后我也要聽你彈琴!
        殤君輕聲一笑,起身坐回軟塌之上,微微曲指輕敲下風情的額頭,笑道:“你懂什么音樂,我若彈給你聽豈不是對牛彈琴?”
        “君少,您笑我!奔t唇一嘟,風情搖著殤君的臂膀撒著嬌。
        薄唇微揚,殤君看著梅煙贊聲道:“好歌,梅煙一曲值千金真是名副其實!
        “公子妙贊了,倒是您的琴音讓梅煙很是意外,想來是經過一番磨練的!泵窡熚⑽⒁恍,回道,話語中滿是真誠,他本以為這漂亮公子只是個繡花枕頭,卻沒有想到會有如此高超的琴技,真是人不可貌相!
        “那是,我們君少本來就是聰明至極,這點琴技算什么,我們君少懂的東西可多著呢!”一旁的風星一臉自豪的說道,好似剛剛彈奏的人是他一般,那小臉高高的揚起,就差揚到天上去了。
        “風星!睔懢表孙L星一眼,眼中到是有著掩飾不住的笑意,也是,任誰被人夸獎都是高興的,更何況風星那一臉又是驕傲,又是崇拜的神情,真是大大的滿足了殤君的虛榮心呢!
        “君少!憋L星有時候是極會看眼色的,見殤君沒有惱,眼中還帶有淡淡笑意,一下子就傲嬌起來,嬌氣的依著殤君,微笑道:“君少,以后你也彈琴給我聽好不好?風情她聽不明白,可我能,我能!”瞧瞧,也是有些小心眼的,捧了自己,踩了風情。
        一旁的風情聽了這話,可不高興了,自打從谷以后,她一直是被殤君縱著的,就連殤君自己也極少說她的,現在讓一個自己跑出來的風星給說了,她豈會善罷甘休?杏眼一瞪,風情不服氣的說道:“風星,你少得意,君少才不會彈琴給你聽呢!就是彈也是彈給我聽的!闭f完,嬌美的小臉沖殤君一揚,尋求殤君的肯定。
        “君少!北伙L情說急了的風星也朝殤君看去,雙眸中也滿是尋求的意味,君少才不會彈琴給她聽呢!風情根本不懂琴音。
        二人孩子般的斗氣把殤君弄得是哭笑不得,無奈的搖了搖頭,殤君道:“風星,你是男子,自是要有風度的,要讓著風情!
        話一出口,風情那叫一個驕傲,沖著風星一哼,一副看看吧!看看吧!君少還是向著我的。
        風星一向唯殤君的話馬首是瞻,殤君發話了,風星自是遵命的,面對風情的挑尋,他便是在不高興,也是會忍讓的。
        “好孩子!睔懢澰S的點點頭,完全忘記了人家風星才比他小一歲而已,哪里還是個孩子了。
        被殤君夸獎了的風星有些得意忘形,紅唇形成一個大大的弧度,眼仁都帶著笑意,一臉滿足的看著風情,驕傲的不得了。
        殤君含笑看著風星與風情,暗暗道,倒是是孩子氣的緊!
        目光一轉,看向也是帶笑看著風星的梅煙,紅唇輕揚,對風言吩咐道:“風言,你帶風星與風情先出去!
        “君少?”風星與風情不解的看著殤君。
        “你倆太鬧了!睔懢⑿Φ,下顎一揚:“乖,讓風言帶你們出去,想吃什么就叫什么,若是悶了,就叫幾個小倌唱唱曲、喝喝酒!
        “是!憋L情與風星自是不愿意離開殤君身旁的,不過礙于殤君難得的溫言軟語,即使再不愿意,也不敢違背,畢竟他們都知道殤君表現的越是溫柔、笑的越是艷麗,那就代表著絕對不要反抗他,否則下場會很慘。
        就這樣,風言像一個大家長似的,一手拎著一個走出了房門,還體貼不忘把門掩好,留下殤君與梅煙獨處一室。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小說天下 www.lmzlai.livenbsp;7×24小時不間斷快速更新小說最新章節!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