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紈绔女王爺》-> 四十三章 殤君何人?
四十三章 殤君何人? 作者:鳳子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29
  •     軍隊走了整整三天三夜,姚子成下令駐扎,停頓整修。
        夜晚,幾個士兵圍城一堆團,聚在篝火旁,談笑著家鄉的趣事,談論著青樓中的美女,香艷之事。
        突然,一根枝條遠遠的扔進了火堆里,燃燒的篝火發出劈里啪啦的聲響,幾個士兵回頭一瞧,立馬站了起來,恭敬的說道:“見過傲王爺!
        殤君輕擺下手,笑道:“都坐下吧!在聊什么,這么熱鬧!
        “嘿嘿,咱們這幾個大老粗能聊什么,除了女人還是女人被!庇腥宋σ宦,撓著頭大聲回道。
        殤君紅唇一勾,輕笑不已,半瞇著黑眸在他們旁邊坐了下來:“談論女人!看來不管在哪女人都是永久的話題!”
        “可不是嘛!王爺,你不知道,我們剛剛說道京中的小桃紅,嘖嘖,那叫一個水嫩!眲倓偦卦挼娜舜笮Φ,沒有一點拘束感。
        “傅雷!迸匀溯p喚一聲,擔憂的看著傅雷,擔心他剛剛不敬的話惹怒殤君。
        傅雷朗聲一笑,擺著手道:“怕什么,我瞧著傲王爺不向傳聞那樣!
        殤君微微一笑,頗感興趣的揚了下眉,含笑道:“傳聞中我是什么樣子?”
        “我們以前聽說傲王爺嬌柔似水,又蠻橫無比,嬌養至極,如今我一看,這哪是傳聞里那樣子嘛!”說著,打量了一笑殤君,笑道:“雖然身段是比咱們軟了些,臉蛋比姑娘們俊了些,可這氣度、風范,怎么看都是鐵錚錚的漢子!哈哈!”
        殤君輕聲一笑,不知是該慶幸還是怎樣,自己居然被人看著鐵錚錚的漢子?看來自己扮男子還真是成功呢!
        “剛剛你們在喝什么?我瞧著可攙的緊!”不愿氣氛冷掉,殤君挑唇笑問。
        “傲王爺,您這就外行了,出門打仗這酒是必備的,剛剛我們在分著我從家中帶來的燒刀子,這可是咱邊哥幾個的最愛,您嘗嘗看!崩钣麓筮诌终f道,還把手中的牛皮酒袋遞了過去。
        剛剛還笑看殤君的士兵們,現下突兀的安靜下來,表情各異的瞧著殤君。
        殤君朗聲一笑,不客氣的接過酒袋,仰頭便飲:“好酒!贝筚澮宦,殤君把酒袋歸還,笑道:“日后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你們這么一口一個‘您’的不累么?”
        李勇接過酒袋,神色微變,大嘴一咧,笑道:“傲王爺真是好酒量!
        “哈哈,漢子嘛!就得大口吃肉,喝得烈酒!睔懢事暣笮Φ,爽朗至極,完全不見一份嬌弱之態。
        “說的好,就沖這個,我就得敬王爺你一杯!崩钣麓蠛纫宦,大口飲了下去,之后用手背抹了抹嘴邊,又遞給傅雷:“給!
        傅雷接過同樣大飲一口,并且豪邁的唱起了歌,聲音嘹亮宏厚:“長長的頭發,黑黑的眼睛,好象在什么地方見過你,山上的格;ㄩ_得好美麗,我要摘一朵親手送給你,純純的笑容傻傻的話語,烙印在我的心頭難忘記,頭上的彩蝶呀飛得好甜蜜,想要對你說我已愛上你,親愛的姑娘我愛你,讓我走進你的世界和你在一起,親愛的姑娘我愛你,生生世世為你付出一切,我也愿意!
        殤君隨意的盤膝看著傅雷,大笑道:“好歌,我還是第一次聽過如此特別的曲!
        李勇哈哈大笑,說道:“王爺,你是不知道,你別看傅雷一副大老粗的樣子,他當年可就是憑著一首歌博得他家媳婦的好感!
        殤君輕笑一聲,稀奇的打量著傅雷,直到把傅雷看的耳朵了染上了紅霞,這才收回了目光,說道:“傅雷你是傲國人嗎?”
        傅雷一愣,隨之露出一抹淺淺的苦笑,回道:“回王爺,我是黎國人!
        殤君輕點下頭,笑道:“怪不得呢!黎國的男子都是好客、好酒、好歌的,我曾經也聽過一首歌,也是來自黎國,好聽的緊!
        傅雷沒有想到殤君會是如此反應,一般的傲國人聽到自己是來自黎國,都會露出鄙視的神情,而殤君身為傲國的皇子,居然沒有露出一絲輕蔑之色,不由心中生了幾分好感,大笑一聲,說道:“即使如此,王爺就唱給我們聽聽好不好?”
        旁人一愣,沒有想到傅雷如此大膽,紛紛望向殤君,見殤君沒有露出一絲不悅,依舊笑盈盈的,不由起哄道:“王爺,唱一個,王爺,唱一個!比绱藷狒[的場景,把遠處的士兵們也引了過來,都帶著好奇的看著這個漂亮王爺,又不解的看著坐在地上起哄的幾人,心中驚訝不已。
        殤君見狀,輕聲一笑,擺了擺手:“不行,我唱歌可不好聽!
        “怕什么,王爺,沒人笑話你,就給我們唱一個吧!”傅雷與李勇大聲說道,之后還煽動一旁看熱鬧的士兵道:“來,我們請傲王爺給我們唱一個!
        不知是熱鬧的氣氛感染了他們,還是殤君的平易近人讓他們放下了心房,紛紛跟著李勇與傅雷起哄起來,大笑著嚷道:“王爺,唱一個吧!唱一個!”
        含笑的勾起紅唇,殤君思量了一下,素手一揮,紅唇輕啟:“長刀所向,直指那北方的疆土,殘陽如血,流淌在南下的征途,旌旗獵獵,召喚著東進的戰鼓,黃沙漫漫,擋不住西征的腳步,傲國自古多壯士,可殺不可辱,忠孝自古難兩全,含淚別父母,滿國忠烈名將,精忠報國有直骨,所!向!無!敵!三!軍!威!武!血染戰袍,是男兒最美的華服,馬革裹尸,是英雄壯烈的歸宿,刀槍森森,挑顆顆胡虜的頭顱,戰車滾滾,碾排排敵人的尸骨,凡是侵略者自古不兩立,傲國子民辨清楚,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中擊逆水蕩窮寇,立馬長天誓滅青!犯!強!傲!者!雖!遠!必!誅!”
        殤君的歌聲不若傅雷一般嘹亮、宏厚,但是帶有一股豪邁之氣,清亮的嗓音悠遠的傳揚開來,連帳內的姚子成等人都掀開帳簾,駐在帳前靜聽。
        “好,好,傲王爺好樣的,在來一個,在來一個!彼械氖勘急粴懢柚械脑~句感染,心中激昂澎湃。
        殤君輕笑著擺了擺手,微笑道:“我是不行了,讓傅雷唱一個吧!”
        “傅雷,傅雷!痹诶钣碌膸ьI下,所有人又跟著呼喚。
        傅雷沒有多讓,當下便引吭高歌。
        殤君微笑著,飲著手中的烈酒,黑眸卻若有所思的望著傅雷,面上不露聲色。
        一直注視著殤君等人的姚子成淡淡一笑,揮手道:“我們進去吧!”說完,率先撩起帳簾走了進去,副將們緊隨其后。
        “這個傲王爺倒是有意思的很!”最后一個走進去的副將大聲笑道,口中還哼哼著剛剛殤君所唱的歌曲。
        姚子成微微一笑:“這個傲王爺不簡單!”
        “這話怎么說?”一直跟隨在姚子成身邊的副將,魏強不解的問道,那不就是一個小娃娃嘛!
        姚子成身邊的軍師,諸葛嘉儒雅一笑,解釋道:“你不要小瞧這個傲王爺,別看他還是弱冠之年,可已經有餓了玲瓏七竅心了!
        “還是不明白!蔽簭姄u了搖頭去,覺得他們太大驚小怪了。
        諸葛嘉輕笑一聲,問道:“你在京中可曾聽過這個傲王爺的傳聞?”
        “廢話!蔽簭姶蠛纫宦,朗聲笑道:“不就是囂張跋扈,嬌縱任性嘛!”話語間,帶著毫不掩飾的輕蔑之色。
        最開始說話的那個副將,杜若,若有所思的蹙了下眉,之后黑眸一亮,卻還是帶著些許的不解,看向諸葛嘉。
        諸葛嘉微微一笑:“你眼前所見的這個傲王爺可與傳言中有一份相似之處嗎?不只沒有相似之處,反而完全相反,身上只是沒有身為皇子的傲氣,而且脾氣又爽快,看他席地而作,姿態所隨意,他與士兵們的相處,和諧自然,短短的幾句話,就收服了士兵們的好感,這樣一個人,豈會簡單?”話語一頓,諸葛嘉苦笑一聲:“我對這個傲王爺實在是看不清楚,只能說,這樣一個人若不是大慈大智的圣人,便是演技登峰造極的梟雄!不管是圣人還是梟雄,對于一個不到十六歲的少年來說,都太過不正常了!”
        魏強與杜若聽了這番解釋,心中全部大驚,畢竟能讓諸葛嘉都看不清的人,世上少有,這樣一個人,身份又是皇子,對傲國究竟是好是壞呢!
        而姚子成聽了那番話,只是淡淡的笑著,半瞇著銳利的眸子,遙望著歌聲傳來的方向,心中暗嘆,看來,這天真要變了。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小說天下 www.lmzlai.livenbsp;7×24小時不間斷快速更新小說最新章節!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