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紈绔女王爺》-> 四十六章 女紅妝
四十六章 女紅妝 作者:鳳子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29
  •     風言下馬后,抱著殤君狂奔向軍帳,之后輕柔的放下,雙眼狂亂,絲毫沒有往日的冷靜,若是此時的殤君還在清醒之中的話,一定會輕笑著嘲弄風言,一個大男子,遇事怎么一點也不冷靜、沉著,哪像是我殤君的人。
        “軍醫,你快一點!憋L語一把拉著年輕的軍醫,一邊焦急的催促著。
        “讓開一點,讓開一點!避娽t范蠡,啞著嗓子喊道,一邊推開僵立著身子的風言,一邊開始檢查殤君的傷勢。
        半響后,眉頭一皺,范蠡深呼一口氣,對旁邊的風言道:“傲王爺現在情況很不好,我們必須馬上把箭頭把出來,否則他一定會失血而亡,你倆幫我把傲王爺按住,不要讓他亂動,我來拔箭!闭f著,手覆在了那長箭之上,輕聲跟殤君道:“傲王爺,你放松,我要拔箭了!
        昏迷之中的殤君似乎聽見了他的話,有意識般緊緊的蹙著眉,本來垂在倆旁雙手竟然緩緩的抬起,用力的握住右胸口的箭身,口中低呢著:“讓他走!
        “傲王爺,你松開手,別這樣握著,你這樣我不能為你拔箭!狈扼坏吐曒p哄道,細聲慢語,好似怕嚇到殤君一般。
        “讓他走!睔懢裏o意識的重復著一句話,手卻是牢牢抓住箭身,口中痛苦的嚶嚀出聲。
        范蠡抬首看了風言一眼,沉聲道:“你們把傲王爺按住,我現在必須要強行拔箭!
        風言與風語對看一眼,之后一個按住殤君的肩部,一個按住殤君的下身,卻不敢用太大力氣,生怕碰痛殤君。
        “放……開…我,讓……他…走!睔懢陂缴蠠o力的掙扎著,扭動著,口中斷斷續續傳出抗拒的話語。
        “君少,你忍著點,一會就好!憋L語紅著眼眶,低聲輕哄。
        范蠡無奈的搖了搖頭,暗道,這都是什么護衛!主子受傷成這樣,還這么縱容著他胡鬧。
        “用力按住!贝蠛纫宦,范蠡用力扒開殤君的手,自己的手也握住了箭身,就在要拔出的瞬間,殤君卻揮手打開范蠡,并且睜開了黑亮的鳳眸,喘著輕氣,虛弱的說道:“風言,讓他……!痹捯粑赐,人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范蠡啞言的看著殤君,沒有想到已經昏迷的殤君會突然睜開眼睛,而且力氣還這么大,竟然能把他揮倒,看來真是人不可貌!這個傲王爺長得嬌嬌弱弱的,意志力倒是堅強的很。
        緊緊的皺著眉,范蠡沉聲道:“這樣不行,不能在耽誤下去了,你們按好,別在讓他亂動了!闭f著,從隨身箱中掏出剪刀。
        “你要做什么?”風語緊張的看著范蠡掏出的剪刀,沉聲問道。
        “我要把傲王爺的衣服剪開,之后在他傷口處上藥!狈扼粵]好氣的解釋道。
        “那你剛剛怎么不這樣做?”風語不滿的質問道,黑眸泛著冷光。
        “這個藥對傷口愈合沒什么好處,所以我開始才不愿給傲王爺用,可現在……因為傲王爺的不配合,所以只能出此下策!狈扼徊荒蜔┑慕忉尩,剪刀已經貼近殤君衣襟,沿著傷口的邊緣處輕柔而緩慢的剪著,時不時停頓一下,照看一下殤君的面色與脈象。
        就在外襟快被范蠡剪開的時候,從后趕來的傲悟闖了進來,也嚇得范蠡手一哆嗦,險些造成大錯。
        “二皇子,你嚇死臣了!狈扼桓廖蚧斓暮苁,打起招呼來也很隨便。
        傲悟黑眸深沉,薄唇緊緊的抿著,細細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殤君,見除了外襟意外,別的衣服都好好的包裹在身上,松了一口氣,沉聲道:“你們都出去,我來為殤君處理傷口!
        “你開什么玩笑?”風語冷喝一聲。
        傲悟淡淡的瞟了風語一眼,濃黑的眼睛冰冷一片,聲音也冷冽至極:“我想剛剛殤君應該說過讓范蠡出去吧!”傲悟在賭,他不知道他的直覺是否正確,從那日在殤君府中偶見春色后,他就一直有一個念頭,一個可怕的念頭,可是他卻不敢去證實,而此時,不管他的念頭是否會成真,他都不愿讓旁人瞧了殤君的身子。
        “你……!憋L語怒視著傲悟,卻被一直沉默著的風言拉住了,無言的搖了搖頭,風語深深的看了傲悟一眼,似以發誓一般的口吻對傲悟道:“你要保證君少平安無事,否則平我等畢生也會追殺你到底!闭f完,拉著風語朝帳外走去,如兩尊門神一般守在帳門口。
        “你怎么還不出去?”瞟了一眼范蠡,傲悟冷聲問道,從范蠡手中奪過剪刀與醫用箱,坐到了殤君身旁。
        范蠡似笑非笑的看了傲悟一眼,淡聲道:“你知道怎么為傲王爺止血嗎?”
        “你先把身子轉過去,之后告訴我怎么做!卑廖虺聊艘幌,之后沉聲說道,冷冷的眼光射向范蠡,薄唇緊緊抿著,如黑眸中閃爍的光芒一般無情:“如果你敢偷偷回頭,今日便是你喪命之日!闭f完,握緊剪刀,深呼一口氣,沿著范蠡剛剛剪開的位置進行下一步剪裁,直到把殤君雪白的里衣剪開,方停頓一下。
        “二皇子,你快一些,傲王爺可沒有那么多時間等你!彪m然傷口在右胸口處,可流血過多的話也會要人命的,他這可不是危言聳聽。
        在次深呼著氣,傲悟緊緊的閉了一下雙眼,在睜開時已經堅定許多,一氣呵成的把殤君里衣下的裹布剪開,當那雪白的柔軟映入傲悟的黑眸時,他的眼睛里涌動著不知名的驚恐,呼吸也漸漸不穩。
        傲悟的異樣,引得范蠡心中一片疑惑,在他想回頭看看情況的時候,被傲悟大聲呵。骸安晦D頭,告訴我下步怎么做!彪m然心中有多大的疑慮,可傲悟依然穩重自己的心緒,一切都要等殤君傷好了在說。
        “見到衣服好,下一步就要拔出箭頭,你先用烈酒沖一下手,之后在用烈酒沖洗傲王爺的傷口!北话廖蚝浅庾〉姆扼,不敢在回頭,只能把步驟一一告訴傲悟,心中祈求傲王爺可千萬不要出事,否則他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依著范蠡的話,傲悟用烈酒沖洗了雙手后,又用棉布沾著烈酒擦拭著殤君的傷口。
        被烈酒燒灼著傷口的殤君,口中輕呼一聲,不安的皺著雙眉,額上冒著冷汗。
        “之后呢!”傲悟沉聲問道。
        “把床榻旁邊的白色粉末撒在傲王爺傷口處,這個有止痛的效果,然后一氣呵成拔出箭頭,在然后迅速的把綠色的草藥敷在傷口處,用紗布包好傷口!
        一手握住箭身,一手把白色粉末散在殤君傷口處,之后一鼓作氣的拔出箭身,那一瞬間,傷口處血流不止,鮮紅的血液順著殤君雪白的嬌柔流淌下來,傲悟趕忙把草藥敷在傷口處,又用紗布纏繞著殤君的身體,一手微微托高,一手繞過殤君赤luo的身體,必不可免的碰觸到殤君晶瑩剔透的玉體,傲悟羞紅了臉。
        而床榻上的殤君也痛呼出聲,緊蹙的雙眉更是扭曲的不成樣子,滿是冷汗的額頭上隱隱冒出青筋。
        傲悟心疼的看著殤君,緊緊的搖著雙唇,恨不得能代替殤君受傷、受苦。
        “好了嗎?”范蠡低聲詢問著。同時把傲悟異亂的心緒擾散。
        “等等!卑廖蚶渎暬氐,蹙眉看著已經剪得破碎的衣裳,最后利落的脫下自己的披風,蓋在了殤君的身上,之后揚聲道:“你回頭吧!”
        范蠡回頭,微微挑眉看著殤君身披傲悟的披風,挑唇道:“你都按照我的步驟做的?”
        “殤君什么時候可以醒過來?”沒有回答范蠡沒有營養的問題,傲文沉聲問道。
        “這個說不好,一般人怎么也需要三天,依著傲王爺的小身板,怎么也要七、八天吧!”淡淡一笑,范蠡回道。
        緊緊的蹙著雙眉,傲悟不再理會范蠡,徑直的盯著殤君瞧。
        無奈的聳了聳肩,范蠡囑咐道:“晚上傲王爺怕是要發燒,我一會把藥熬好,你記得沒隔一個時辰就喂傲王爺喝一碗!笨粗廖虻募軇,范蠡不認為他會離開傲王爺的身邊。
        傲悟輕點下頭,頭也不回的說道:“我知道了,你去煎藥吧!”
        “那臣告退了!北〈揭幌,范蠡輕聲道。
        傲悟靜默,不理會范蠡是何時離去的,只是用那墨黑的眼眸深深的望著床榻上慘白著一張臉的殤君,心中思緒萬千。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小說天下 bookzx.org  7×24小時不間斷快速更新小說最新章節!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