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歷史軍事-> 《都怪父王過分妖孽》-> 第六十章:玉竹公子
第六十章:玉竹公子 作者:如小果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7-03-07
  •     夜霄抱著冰冰落馬,打算背她上去,孰料,待他套了馬繩返回,冰冰已經率先往上爬了。這三天,女孩和他們一樣徹夜趕路,馬不停蹄,也不做任何休息。別說冷月霜,即便是現在的夜霄,也疲憊不堪。若不是心憂王爺,他可能也堅持不下來。

        黑眸往上,女孩的背影有些佝僂,肩膀微微,腰板卻挺地筆直。這道背影,似乎給了夜霄和冷月霜無限的動力,沒有任何語言或眼神交流,兩人快速追上女孩。

        原本是很冷的,如今卻覺得熱了。冰冰一邊喘氣,一邊打量著高度。感覺這石梯非常熟悉,好像來過,又想了想,想起曾經去過的泰山,不過那時候,她沒有用爬的,是爸爸媽媽輪流背著她上去。

        冰冰努力回想著以前的事兒,以此來擾亂思緒,抵消腳的麻木無力。就在她真的沒有力氣的時候,夜霄蹲在她前面。

        夜霄的背很結實,即便衣裳寬松厚實,也隱約可見強壯的肌肉。冰冰怔怔地盯著,沒有動。她知道夜霄也很累,這三天,她偶爾還能在夜霄懷里睡一會兒,可是夜霄和冷姐姐卻不能。王爺爹爹的病很嚴重,他們不敢停下一分一秒,即便是吃飯,也草率行之。

        離開家的時候,她是怎么說的?絕不連累夜霄和冷姐姐,也絕對不會給他們添麻煩。那現在呢?

        女孩的目光閃了閃,毅然避開夜霄,邁著小小的步子,一步一步繼續往上爬。就像蘭若晨說的,王爺爹爹是為了救她,才會受傷,所以,不管多累,她也要堅持下去。她如今能為王爺爹爹做的,就是求他的師父玉竹公子救治他!

        夜霄愣在原地,隨后,黑眸中露出贊賞堅毅,更多的則是敬佩。此時此刻,走在他前面的人,似乎不再是一個小小的女孩。

        “老師,你會飛,你先上去吧,我和冷姐姐隨后就到。”冰冰突然回頭,氣喘吁吁地叮囑道。

        夜霄搖,冷月霜接口,“沒用的,若要求助玉竹公子,就必須腳踏實地爬上去,否則,他不會相見。”

        冰冰皺眉,“反正這兒也沒人,他怎么知道我們不是一步一步爬上去的?”

        冷月霜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夜霄,表情頗為無奈。冰冰不是江湖人,自然不知道玉竹公子是何等高人,而夜霄和冷月霜卻明白,此人的功夫才真正可以說是高深莫測。

        玉竹公子,門派無,擅長……因為什么都擅長,幾乎是找不出缺點的人。所以,在確定晉王爺不是普通的傷,而是中了一種奇毒之后,夜霄的反應便是尋求玉竹公子。

        兩人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冰冰不再多話,繼續爬梯子。

        走了大概半個時辰,冰冰停下稍作休息,夜霄和冷月霜走在前面,她也沒打算叫他們。反正,就算自己很努力,也依舊會拖延時間,還不如走在后面。

        眼看著,夜霄和冷月霜越來越遠,冰冰再度打起精神,長長呼吸一口氣,拖著明顯沉重的步子,繼續!

        山谷幽靜,偶爾有鳥鳴傳來,路邊有白色小花綻放,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漸漸的,花香愈濃,冰冰借著這些讓自己忽略自身的疲勞。

        忽然,有簫聲傳來。那聲音由遠而近,又似飄遠,在空谷中,綿延不絕。冰冰精神一振,莫非那玉竹公子來了?

        都說高人出場總有配樂的,這簫聲飄渺虛無,那這人?

        是不是也不牢靠?冰冰眉頭皺起,渾然不覺她身后,懸崖爆枯木之上,懸立著一位白衣飄飄的男子。

        清風拂面,男子只著了一件雪白的中衣,衣袂翻飛,發絲舞動,看不清容顏,只給人一種閑云野鶴、飄逸輕盈之感。

        冰冰還在繼續,夜霄和冷月霜卻同時停下了,不約而同地左右張望,最后鎖定那一抹白影。

        夜霄轉身,黑眸收縮,驚喜一覽無余。

        冷月霜則滿臉印制不住的激動,直直盯著那一抹白影。

        冰冰走到二人身爆頗為不屑地問道:“他就是玉竹公子嗎?”

        夜霄點點頭,因為想到王爺有救,激動的手微微起來。

        冰冰順著夜霄的目光看過去,才發現那白影,驚訝當然是有的,然而,確定他們所說的玉竹公子是一位如此年輕的人后。她覺得有些不靠譜,這人看起來和王爺爹爹的年紀差不多,怎么可能是王爺爹爹的師父?

        高人,不應該都和那位老爺爺一樣嗎?瘦不拉幾,俗稱道骨仙風。而這人,邊都沒沾上一點兒。

        冰冰的不屑,與另外兩人的表情可謂形成了極大的發差。

        清眸微斂,眼里多了幾分玩味之意。對于夜霄,玉竹公子自然是認識的,而另外兩位女孩,除開那年紀大的沒興趣,倒是那年紀小的,讓他憑空生出興致來。

        一眨眼,白影已到了三人身爆一丈遠的地方。

        夜霄立刻屈膝跪地,“求玉竹公子解救我家王爺。”

        那玉竹公子似乎沒瞧見夜霄一般,直盯著冰冰瞧。冰冰也不示弱,迎上他探究的目光。半晌,玉竹公子的目光才轉移到夜霄那爆朱唇輕啟,風輕云淡地問:“我那徒兒有麻煩?”

        這不是廢話嗎?沒有麻煩怎么會找來?冰冰正欲還嘴,夜霄已經搶先道:“王爺遭人暗算,身中不解之毒,請玉竹公子移駕晉王府。”聲音冷淡,多少有些懇求之意,想來,這已經是夜霄將身段放的最低了。

        一聲輕笑,玉竹公子似乎有些不信,“我那徒兒也會遭人暗算?夜霄,你是小瞧了晉王爺,還是小瞧了在下?”

        夜霄緊緊抿住嘴唇,沒有說話。

        冰冰本來就心急,雖然覺得這人不靠譜,但夜霄老師的行為似乎又表示這人很厲害,但,他不重視和漫不經心的模樣,惹惱了冰冰。

        “你到底救不救?廢話怎么這么多?還是你根本就沒辦法救王爺爹爹!”冰冰說的一點兒也不客氣,小臉本來就紅,這下更紅了。加上氣紅的雙眸,整個模樣看起來就像一只發怒的小獅子。

        玉竹公子驚呼一聲,修長白凈的手指,掩住嘴唇,驚訝地問道:“莫訪娘你,就是我那徒兒多出來的女兒?”

        冰冰懶得和他廢話,抓住夜霄的手臂,問道:“他到底是不是我們要找的人?”

        夜霄臉色不好,看看女孩,沒說話,只點點頭。

        冰冰又看向冷月霜,冷月霜也朝她使了眼色,卻不敢直視玉竹公子。冰冰這下是真的相信了,有點兒懊惱,覺得自己沖動的不是時候,這下得罪了玉竹公子,他如果不救王爺爹爹怎么辦?

        玉竹公子嘴角噙著一抹笑,欣賞女孩臉上千變萬化的表情,不禁失笑道:“若要求我,就快點,否則,我可就走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