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0. 作者:幻疾風01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6-11
  •     在收取了宮本麗的25*3點經驗后,盡管有些疲憊,林遠還是穿好了衣服,去隔壁房間拿了南里香的裝備,到頂樓值夜。

        有句老話說的好:

        一天不練拳自己知道,三天不練拳別人知道。

        而他這個神奇的職業,是唯一能獲得經驗的途徑,毒島冴子曾經將一個死體削成人棍,讓他用木戳死,林遠沒有獲得任何經驗。

        所以為了有自保的能力,他其實也是蠻拼的(笑)。

        只不過到了頂樓后,他發現那里已經有人在守夜了。

        毒島冴子。

        天色有著微弱的星月之光,白色的圍裙和在黑夜中還是有著較高的辨識度的。

        “咦,冴子你沒睡覺?難得修整一下,我還以為你會好好休息的”

        房間里沒有電,睡覺的時候也不可能還點著蠟,之前他是抹黑進去拿東西的,因此也不知道冴子其實并不在房間里。

        “大叔你不也一樣上來守夜?而且,我喝的一直是茶,沒有飲酒”

        “哦,這倒沒注意,之前在想其他的事情”

        兩人彼此心底都有一種對對方的贊賞之情,通過今天的再次親密接觸,林遠已經重新摸清了她的心意,所以這個時候沒有絲毫別扭的,走到冴子身爆將攜帶的物品,主要是一席床鋪在頂樓的地面上鋪好,然后拉著冴子一起坐到上邊。

        感覺到少女觸手冰涼的肌膚,他又把外衣拖下去給她披上。

        “怎么不多穿一件衣服?晚上可是有點冷的”

        “還好了,并不覺得冷,比起以前進山做的修行,那才是真的冷”冴子絲毫也沒掩飾對林遠這些小動作的歡喜之情,整了整衣服后,就順勢靠在他身上。

        “唔……茉莉花的香味,如果沒有這個味道心情就更好了”

        幾分鐘前才結束與宮本麗的負距離接觸,大量出汗,身體彼此,必然會沾染到彼此的體味,不過林遠此時已經對此有了免疫力,,摟著冴子的胳膊,嗅了嗅她的頭頂。

        “嗯,玫瑰香型?倒是跟你的個性很符合……話說你也是對談戀愛沒有什么經驗啊,這么會破壞氣氛”

        “女孩子都是期待有一個完美的愛情的”冴子也很自然的攔住了他的腰,兩人旁爆一邊擺放著一支步,一邊豎立著一把長刀,背景完全是一片漆黑的樓宇,上空是冷月清輝,如果將兩人的身形染上明亮的色彩,倒是一副有點唯美的畫卷。

        “冴子你也是這么期待的么?”

        “……”少女把身體又靠過來一些,差不多完全倚在他的身上!澳泻⒆右餐瑯訒羞@樣的期待吧……?”

        “我想想”林遠琢磨了一下十幾年前的心境,千依百順,貌美如花,最好還能家財萬貫……“的確是”

        “可惜的是,平凡的人生卻是無法負擔完美的愛情的……”

        懷里的這個可是砍死體如砍稻草的魔性劍道美少女,通過幾天的接觸,林遠雖然不能確定對方是不是徹頭徹尾的生存主義宅但可以肯定絕對不會是文青癡婦之類的中二病。

        “所以,沒有出軌的理由不是不想出軌,而是誘(喵)惑不足或者自身沒有能力吸引到美女?”林遠比較頭疼這類話題,太被動了,所以干脆主動出擊,原本正常向的攬在冴子胳膊上的手,向下突進,狠狠抓揉著剛剛捂熱的臀丘。

        “我信奉的原則是,不給女人出軌機會的男人才是好男人,你瞧,我的預言在一一應驗,未來的社會必然法紀崩壞,文明倒退,所以麗根本就不是我們之間的問題”

        不管毒島冴子原本想說什么或者意指什么,先給她扣上一頂帽子再說,林遠這幾天見長的臂力搬動少女的軀體,讓她跨坐到自己的腿上,一手扶著她后腦,狠狠的吻下去。

        “唔唔……嗯……”

        已經稍微有幾次經驗的少女,原本想說點什么,但思緒立刻就淹沒在口舌交纏的感官愉悅中,酥麻的心情以閃電般的傳播速度充盈全身,讓她幾乎是毫無反抗的就被男人卷住了丁香小舌,糾纏在一起。

        中年男人的方式令她頭皮發麻,渾身都在,強烈的將她占為己有的心情絲毫也不掩飾的傳遞過來。

        她都可以聽到對方用力咽下從自己口中吸過去的口水的聲音……

        美麗和氣質構筑的面紗在這一刻被狠狠的撕開,習慣掌控身體主動性的少女,卻發覺自己連毒島流劍術的起手式都忘得一干二凈,頭腦一片空白,身體卻在絕大的刺激下飛速的變得充滿了最原始的。

        “嗯嗯……”毒島冴子從鼻音里發出御姐系的呻(喵)吟,無師自通的學會了在接錫程中的換氣技巧,林遠的力氣好大,大到像是要把她揉進自己身體里似的,她下意識的用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另外一手緊緊揪住他的衣襟。

        等幾分鐘后,兩人微微分開,各自呼吸著清冷的空氣,即便看不清臉,也能看清冴子眼中如水的瞳光,神馬愛情、生活、小三兒之類的,在這會兒都已經不是問題了。

        ……

        ※我※是※邪※惡※的※分※割※線※

        【林遠(白色)】

        【下仆:1/8】

        ※我※是※邪※惡※的※分※割※線※

        叼著煙頭,揉著宿醉隱隱作痛的腦袋,因為裝備不見而找出來的南里香踏上天臺的時候,看到的是略帶疲憊的毒島冴子向她打招呼的笑臉,以及縮在護沿兒下邊用毯子把自己裹成毛毛蟲姿勢睡覺的林遠。

        一瞬間,微感虧欠和羞愧的心情就充滿了她的內心。

        回去說給其她女人聽,很快就讓這種心情傳遞給了所有人。

        冴子在她們心目中的地位就不用提了。

        原本就對林遠沒有芥蒂的幾個大小女人,覺得他更加值得信賴以及可靠;高城沙耶和南里香則是差不多完全消除了對他的反抗心理,在一定程度上認可了他,話語權以及領導權上。

        刷好感是需要付出實際行動的,并不是動動嘴皮子就能成行的。但同時也需要一雙善于發現的眼睛和懂得感恩的頭腦,不然就可能做白功。

        林遠用謀略(外掛)證明了他思路的正確,也用行動證明了在同伴休息、沒有警覺的時候,他可以承擔起這份責任,這個小團體中除了冴子以外,也有善于發現不被表象蒙蔽的隊友,通過各自的方式,在修繕這個小團體的各方面關系以及適應性。

        整個上午,里安安靜靜。

        林遠和毒島冴子在補覺,自認在制定行動幫助上沒什么建樹的鞠川靜香,和小蘿莉愛麗絲在其他房間警戒——白天看得見,不需要在頂樓用聽覺補償視覺上的缺失。林遠和小蘿莉以平等的身份交談過一次,簡單的苦難磨礪成長的道理其他人也是懂的,尤其是在這個充滿了危機的末日,所以也比較贊成,小蘿莉以正式成員的身份,參與團隊里各項活動。

        ……

        南里香叼著沒有點燃的煙,用女漢子的方式撇腿坐在地毯上,中間的茶幾上放著一張充滿了寫寫畫畫的城市地圖。

        “之前跟林桑簡單交流過,我們下一站的目標,大約會是這里”

        高城沙耶看著地圖,一邊回憶那里的地形,皺著眉頭說道:

        “這一帶是商業區,就算不是節假日,平常時間人口密度太大了吧,為什么會把目標定在這里?搜尋補給的話,現在還是災難初期,光外圍的商店、超市和民居里就已經足夠了?”

        宮本麗穿著小背心和超短褲,將美好的身材和皮膚展露的近乎徹底,她有些懶洋洋托著下巴說道:

        “怎么樣都好,反正大叔是不會讓我去送死的”

        “嗨,嗨,不要用這種方式秀恩愛啦”南里香不滿的一手刀劈在她額頭,“這里就他一個男人,你也不要小看成年女性的,小心我忽略了他的年齡和長相,找他解放一下壓抑的”

        抱著腦袋的宮本麗立刻還擊:“什么叫忽略年紀和長相,我家大叔很拿不出手么,昨晚剃掉胡子后,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不,二十四五歲,相貌也有些小帥,哼含自己心動就不要拿生理需求來掩飾了,直接說你看上大叔比較好,不過嘛,嘿嘿嘿嘿,不好意思,同我競爭你是注定競爭不過的”

        “嘁,牙尖嘴利的小丫頭”

        “啊,反對暴力”

        沒有了木,宮本麗就差不多沒有戰斗力,根本不是精通格斗、空手道和柔道的南里香的對手,沒幾下就被小麥色肌膚的成年女人壓到身下,考慮到不要影響另外兩人的休息,沒有呵癢,而是狠狠揉動那對違背物理定律以及人體發育規律的E奶。

        “喂,不要鬧了好不好,我們還在談正事呢”

        高城沙耶適時的插入進來,解救了宮本麗,后者抱著感覺微妙的胸,一副“你是大壞蛋”以及“怕怕呀”的表情,縮到沙耶身后,而南里香卻看著自己的雙手,心里的感想是:該死的,這手感真好……

        然后立刻打了個哆嗦,覺得自己的想法真是太危險了。

        稍后,平復了一下情緒,談話繼續。

        “主要是因為你吧,沙耶”

        “我?”

        “嗯”南里香想點煙,但考慮到二手煙的危害,房間里還有兩個未成年少女,干脆就把嘴里的香煙撕碎,丟到煙灰缸里!皬哪阒罢f的一些內容里,主要是你爸爸建立的隔離區,林桑判斷你爸爸組織的人力肯定不在少數,就算因為EMP攻擊,失去了電力引發了什么事故,而導致隔離區被攻破,也應該不會全滅”

        “怎么會?”高城沙耶捂住嘴,一臉不能置信。

        “你其實關心則亂,那天晚上的大火,我也看了,你家那一帶的地區我也很了解,簡直就是莊園式的住宅,除非人為的堆積起足夠的燃料,才能造成那種連綿成一大片的火勢,看上去更像是利用火場阻斷死體,以便人員的撤退和轉移”

        宮本麗恢復了之前的姿態,托著下巴看看女警官,再看看同班同學。

        受到點醒的高城沙耶,仔細回憶了一遍腦中的信息和圖像,也回復到高智商美少女應有的水準上。

        “的確是……綜合這幾天以來我們應對死體的經驗……我爸爸手上還有一支受過軍事訓練的特別安保人員,平常負責維護家族事業,的確是沒道理全滅,所以爸爸和媽媽應該還活著”

        “嗯——”南里香沒有繞圈子,直奔主題,在地圖上點了點!八晕覀円ミ@里看一看,從地圖上看,商業區特別屎物中心,是距離出事地點最近的,可以讓大隊人馬補充物資以及安置的地方,只要他們可以突入這里,就算會有損傷,也……”

        南里香抬頭看了看高城沙耶,沙耶則替她說完了下邊的話。

        “……以我爸爸的行事方式來看,他必然會對被死體咬傷的傷者提前處理,而且會暴力征服那里,利用那里的物資和建筑物進行抵抗”

        “你知道就好”南里香點點頭。

        托著腮幫子一直充當布景的宮本麗,斜著眼睛看向自己的同學。

        “總感覺……沙耶的爸爸像是大反派”

        “骸”高城沙耶冷哼一聲就撲了上來,“這是必要的手段,必要的手段啦,像現在這種條件下,不使用暴力就能夠建立基本的秩序么?你這個只知道談戀愛的大胸女”

        “你的也不小,可惡,智商高有什么了不起,看招!”

        高智商美少女可不精通格斗,光憑身體素質就被輕易反殺,在麗施展了“百發百中抓奶龍爪手”后,立刻拍著地毯求饒。

        ※我※是※邪※惡※的※分※割※線※

        傍晚,睡了一天的林遠醒過來,在發了一會兒呆,度過了起床氣和低血糖不適癥狀后,就詭異的發現團隊里的氣氛,出人意料的好。

        例如說南里香,不再用隨意的態度和他說話,每句話都要加上“嘁,那個誰”的開頭語;

        例如說高城沙耶,也不再用像看到觸手怪的惡心的目光看他,“大叔”前的修飾詞匯已經不見了,單純意義的并且不帶任何情感和隱含意味的稱呼他大叔。

        雖然明白這是刷好感的后果,就例如他自己,在接觸了幾天,也不像當初那么反感“隊友?印钡木洗o香,但還是有點不適應。

        “她們吃錯東西了?”

        林遠問宮本麗,毒島冴子也坐在他身爆她醒的比較早。

        “她們只是接納了你,真正成為這個隊伍中的一員”宮本麗說道,她在本能的做著預防工作。

        “沙耶和南警官已經認同了你,并且承認了大叔你作為隊友和領導人的可靠性”毒島冴子說。

        這時候剛好高城沙耶端著餐盤往桌面上送晚餐,被林遠一把捉住,襲胸捏臀后,格擋掉了少女扇來的一巴掌,但卻狠狠吃了一記不銹鋼餐盤砸腦術。

        “嘭!”

        聲音挺大,卻根本不疼。

        “你這個!該死的!下(喵)流的!齷齪中年大叔!”

        受驚的小姑娘抱著餐盤扭著小屁股跑掉了。

        “這才對嘛,就是這個Feel,哇,之前搞得我好不習慣”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