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4. 作者:幻疾風01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6-11
  •     楊菲菲一般只有上午有課,空余時間很多。

        所以當張小莉拜托她在自己的保鏢里,給林遠找個學車師傅時,她想都沒想一口答應下來,拍著夸口。

        “我親自出山教姐夫,保證他一個禮拜就學會開車,放心吧,姐,男人學這個東西很快的”

        但其實林遠只用了兩個鐘頭左右,就能熟練的開著他那輛新買的路虎上路了。

        車行的效率挺脯兩天之后就把所有的手續,包括牌照給林遠送來了。

        濱海路是海港城修建的一條沿海的旅游線路,在一些較為荒僻的地段,人流很少,也有許多空地,非常適合新手來這里練車。

        在乘著林遠的路虎到達這里后,楊菲菲便和他交換了座位,坐在副駕駛上,監督林遠練車。

        作為旅游線路,濱海路上除了景觀、廣場、海灘之外,當然也有許多的度假屋、休閑店鋪、商店和小吃攤位,開一段距離停下來,坐在能看到海的位置上,喝一杯果汁,吃一點特色小吃,這幾天以來,兩人相處的格外愉快。

        遠遠總有一輛以上的黑色奔馳跟著他們,是楊菲菲的保鏢。

        今天也是一樣,在來回反復練習了六十公里后,林遠將車停在公路拐彎處的一個休閑店鋪門口的停車場里,林遠有著吃貨屬性,在發現這條線路上差不多有著各國口味的小吃后,就帶著楊菲菲一家一家吃下來。

        “墨西哥Fajita?好像是墨西哥烤肉卷吧,法士達”楊菲菲平常很少吃這種路邊攤,這幾天也算開了洋葷,正在用手機檢索店名。

        因為前后都沒有停車位,所以楊菲菲的保鏢也駕著車停車場,在旁邊的位置上停下。

        楊菲菲早就習慣了有他們跟隨的生活,如同沒看到一樣,林遠在下車后沖著他們點點頭。

        車里有兩個人。

        兩個人正沿著過道朝店鋪走去,林遠突然聽到發動機的轟鳴聲,從不遠處的公路上出現了一輛掛著集裝箱拖斗的卡車,筆直的朝著停車場開過來。

        一般停車場都會減速,但這兩卡車卻反其道而行,在停車場前的一小段距離陡然加速,狠狠的撞在了楊菲菲保鏢的奔馳后部。

        卡車車頭大約做了改裝,沒有滑上奔馳車體,而是直接頂著車身,一直向前撞開了護欄,將奔馳車直接撞下了山坡。

        “轟啪——當……嘩啦呼啦……duang”

        從看不見的地方,傳來奔馳車翻滾聲音。

        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了,楊菲菲固然是一手挎著包包,一手拿著手機看的目瞪口呆,林遠也有點沒反應過來。

        與此同時,從店鋪里沖出兩名帶著塑料面具的男子,手里拿著鋸短的長筒,幾步都沖到了兩人的近前,其中一人抬起托,狠狠朝林遠砸下來。

        林遠這可反應過來了,不過,他硬生生忍住了自己的反射沖動,好像慢鏡頭那樣看著落下的托,還有時間在心里吐個槽,并且翻個白眼。

        “媽蛋——這不扯淡么?菲菲幾年一遇的綁票就讓我撞見了”

        他不確定自己做出反應后,從口噴出來的散彈會不會傷到身后的楊菲菲,所以只能用臉……嗯,側了側身,還是用肩膀去接這一托吧。

        “咔”

        綁匪手勁挺大,盡管林遠強化了身體素質,在遭到打擊的部分,連骨頭帶筋肉都發出電影聲效中在聲音采集話筒前擰隨芹菜梗的聲音,如果不是有著內力的防護,這一擊就會讓他骨頭碎粉。

        兩人貼近了比較,綁匪居然還要高出林遠一個頭,身高接近兩米。他見一托沒砸倒林遠,非常意外,面具之后也看不見表情,他把管貼到林遠額頭,就要扣下板機。

        “#¥%……&*”

        旁邊那個綁匪說了一句什么,但卻不是中文,也不是英語,似乎是俄語或者其他語言,在語言外掛的幫助下,林遠聽懂了他的意思,“不要殺人”。

        這個綁匪在楊菲菲脖子后邊一捏,麻利的弄暈了她。

        林遠面前的大漢又是一拳大力擊在林遠下巴側邊上,這時候他也反應過來,除了暗暗運力保護全身,沒有多做反抗。

        這一拳力量在普通人來說應該是極大的,他被大漢一拳擊飛,直接從過道護欄向后翻去,翻落的時候林遠稍微調整了一下位置,落地后雖然胳膊、后背有多處擦傷,但沒有傷到筋骨。

        他裝作昏迷。

        大漢向下看了他一眼,回頭問道:

        “|%……&((&(這個人怎么辦)?”

        “¥%……&*(一起帶磚”

        那邊的集裝箱卡車已經倒過來,從上邊下來兩個穿著藍色工作服的工人。

        雙方見面一言不發的把地面上的林遠和楊菲菲雙手雙腳都捆綁起來,還取出一個防毒面罩似得的呼吸器,套在兩人臉上,其中一個持大漢從褲兜里取出一個很小的遙控器一按,林遠吸了兩口氣,頓時就覺得昏昏沉沉的,頓時不敢再吸,只做出一起一伏的喘氣狀態,屏住了呼吸。

        之后把兩人抬進集裝箱里爆里邊已經堆滿了掩護用的各種雜物,兩個持大漢也坐進來。

        咣當一聲,門合上以后,很快卡車就開走了。

        整個過程5分鐘不到,干凈利落。

        ※我※是※邪※惡※的※分※割※線※

        林遠得自高等魔幻世界的功法雖然牛逼,但他修為很淺,在地球世界還做不到生生不息的境界,加上又吸了幾口催眠氣體,只能勉強保持內息流轉,降低全身各處活動指標降低消耗的狀態,但意識還保持著一絲清明。

        車廂里漆黑一片,兩個持大漢極為專業,坐在里邊一聲不吭。

        但兩人的體味太濃厚了,加上他們異常粗大的體格,說的又是外語,林遠推斷他們不是人。

        中途換了幾次車,雖然有很多機會,不,在他來說其實一直是有機會的,掙脫手腳上的綁帶只是小意思,制服綁匪或者是擊斃他們也沒什么難度。

        他只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這么做。

        想來以胡婧月的社會影響力,是可以護住自己的,而救下了楊萬山的愛女,他在本地的的影響力更大,不說跟張小莉的的關系,就是楊菲菲,也足夠構成他袒護自己的理由。

        但是他不得不考慮另外的東西。

        從這次的綁架行為來看,這是一次有組織有計劃并且經過了精心準備和策劃的行動。表面上的行動看起來只是兩名司機,兩名境外的大漢。

        但是仔細想一想,他免是換乘的車輛就多達六七輛了,是誰為他們準備的這些道究

        那家“墨西哥Fajita”餐館,連廚師帶服務員還有老板在內,看規模怎么也要有十四五人的規模,在出事的時候,林遠和楊菲菲在餐館外爆里邊可是一個鬼影都看不到。

        從另外那個大漢阻止同伙向自己開大約就能看出來,餐館里的那些人應該不是被殺掉了而是被控制起來了。

        要一次性的控制這么多人,僅僅依靠兩個持湛林遠覺得有點勉強,所以他們的人手應該遠遠不止明面上的4個人這么簡單。

        同樣從那個大漢很輕易就打算射殺林遠可以看出,這些并不怎么在乎人命,如果自己一旦做出反抗,或者他干掉了四個人把楊菲菲救出,那么也就是了他們幕后人以及未顯露出來的人馬的黑名單上。

        被這樣的人或者組織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是他自己還好,但他現在老媽健在,還有了老婆和未出生的孩子,所以他不能冒險。

        所以林遠覺得,要么就是不做,既然做就要徹底。

        跟他們到藏身之處,連根兒都給它掘了。

        ※我※是※邪※惡※的※分※割※線※

        再次從車廂里出來,天早就黑了,晚上10點左右的樣子。

        四周一片漆黑,沒有燈光。

        能聽到一些水聲。

        臉上的面具被取了下來,一個大漢像是扛著口袋似的,把他抗在肩上,然后直接把他丟在一個小艇上。楊菲菲的待遇就好多了,另外一個大漢輕輕把她放下來。

        不遠處有人在用英語對話。

        “這段時間老實呆在島上,那邊的給養足夠你們生活三個月,這附近一般也不會有人出現,放心,相關的工作人員都已經換上我們自己的人了”

        “那個男人怎么辦,當時考慮到在市區,滅口的話會留下太多線索,所以把他帶回來了”

        “處理掉,當時你們做的對,但是到了這里,處理一具尸體很簡單”

        “我知道了”

        “另外,這是你們的分內工作,我不會另外付錢的”

        “嗯,但是我們的協議中也沒有有關那個女孩的內容吧,那個島如此的簡陋,我很難保障這三個月時間我的手下不會對她做點什么的”

        “哈,我不關心這種事,雖然那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孩,但……我還是不關心,只要人沒被你們弄死就行”

        提出這個問題的俄語腔英語大約沒想到對方會這么說,他只是想趁機撈好處提價,過了一會兒,他訕訕的說道:

        “你們這些該死的魔鬼,會下地獄的”

        對方聳了聳肩肩膀,曬笑:“我只是出錢的人,而且就算是魔鬼和地獄,在利益面前我也是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的,你們不也是一樣么,老兄,在島上玩的愉快一些,不得不說,這次的目標真的是個美人,就這樣送給你們是在可惜了”

        ……

        林遠感到身邊的楊菲菲在,不知道是不是也聽到對話。

        他裝作還在昏迷,也沒辦法安慰她。

        又過了一會兒,黑暗中先是亮起車燈,卡車發動起來駛賺跟著是幾個人跳上了小艇,船身劇烈搖晃,船尾的發動機也發動起來,借著銹緩緩向水中駛去。

        大約幾百米的距離,咚的一聲,小艇就沖上了岸邊。

        幾個人把林遠和楊菲菲脫下來,楊菲菲“啊”的一聲發出了尖叫。

        “怎么回事,這個女的都醒了,這個男的還在昏迷”

        “他被彼得砸了一下,估計腦震旦了吧”

        “沒,打在肩上了,應該是折了,我還以為是個硬漢,原來是被嚇傻了,不過后來確實被我一拳打飛了”

        “啊,該死,肩膀骨折了?那彼得你要負責挖坑了,我先把這個干掉吧”

        楊菲菲又尖叫了一聲,但馬上被一個響亮的巴掌打斷了。

        林遠感到有人在向他走過來,大約拿出了刀子。

        “不,你們不能殺他,我出500萬,500萬,你們不能殺他”

        楊菲菲用熟練的法語說了一遍,又用略微生澀的英語也說了一遍。

        “哦?500萬?”

        一個女聲用俄語腔英語,帶著調侃問道:“你人已經在我們手里了,打算怎么付錢買這個人的生命?”

        “卡,信用卡,只要給我一個能上網的點卡,我就可以把錢轉到你們任何指定的賬戶里,任何賬戶,卡就在我的包里,真假你們只需要檢驗一下就知道”

        姑娘的聲音里帶著,聽得出來她極為害怕,但是強裝著鎮定把話說完。

        幾個人竊竊私語,大約提起了興趣,一個男聲用之前林遠聽不出來的那種外語說道:“先把他們帶走”

        林遠被那個叫彼得壯漢抗在肩上,向島中心賺沒多遠,就了一個外表看上去很像是日占時期炮樓的建筑,建筑連頂都沒有了只剩下地基和兩面布滿彈孔的墻壁,向下地下室,卻是另有洞天。

        地下部分不但被擴建了,還添加了一些生活設施,起碼有電。

        還有空調。

        大約十多個人,聚集在這里。

        好吧,林遠想罵娘,因為他又被彼得直接丟到地上。

        幾個人圍攏過來,另外一個女聲問道:“這個男人是誰,你們怎么把無關人員也帶到這里來了”

        “他是目標姐妹的丈夫,目標愿意用500萬華元換取他的生命”

        “這和我們的任務內容無關,況且到最后不論如何,我們都要殺掉這個男人,不是么,什么時候起,我們紅色刀鋒小隊變得這么沒有品了?”

        嘁嘁喳喳的議論聲戛然而止,氣氛一下變得緊張起來,楊菲菲也察覺到這點,向后縮在墻角,也沒人管她。

        “安娜(Анна俄語,安娜,俄語中似乎н=N),這只是生意,從我們接受金錢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喪失品德了”

        沉默了一會兒后,一個扎著滿頭小辮,渾身布滿各種刺青的黃種人站出來說道。不過林遠卻看出來他的眉目深刻,并不是純種的黃種人,或者是中亞一帶的人種,或者是黃白混血。

        林遠也裝作從昏迷中醒來,從地上滾到墻爆靠墻做起來,了看戲模式。

        “我們襲擊村莊,我們殺掉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但那時候我們是為國家的命運和自身的自由而戰,不管面對任何人,我們都絲毫也不會感到愧疚?但是現在呢,我的同胞們,你們為了500萬而不敢面對我”

        “呵——多可笑的絲毫也不會感到羞愧,命運和自由!?”小辮男滿臉嘲諷的說道:“那也只是那些大國營造給我們的假象罷了”他目光銳利的看向鼓動傭兵小隊的金發女人。

        “安娜,你可曾想過,那些被你殺掉的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也是我們的同胞?只是不認同我們理念的同胞?不不不,你肯定已經想到過這個問題吧,不然你也不會同意我們紅色刀鋒小隊出賺我們遠離了斗爭的漩渦,我們來到了陌生的土地上,我們需要在這里生存下去的力量,對的,我們就是要非常沒有品的假裝那個女的,等500萬到手以后再殺掉那個窩囊廢,我們丟掉的品德,但我們獲得了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來的資格”

        林遠發現這個毛妹倒是意外的美麗,金色的頭發在腦后扎了一個松散馬尾,藍寶石般的眼眸散發著神秘的魅力,只是穿著彈力背心的她貌似比一米八出頭的林遠還要高上半頭,細腰大長腿的,小背心只兜住胸部,仿佛兩只小西瓜似的,比自己老婆還要豐碩幾分。

        油亮平坦的小腹上,并不是自家女人那種柔美的平坦,而是帶著迷人弧度的兩條人魚犀林遠覺得她一用力肯定會凸顯出來八塊腹肌,單純從腹部來講,比他自己還要漢子幾分。

        叫安娜毛妹被小辮男反駁呼吸劇烈起伏,她突然拔出綁在大腿上的粗大匕首,蹲下,用力插在地面上。起來以后,挑釁的用鼻孔看著小辮男。

        “¥%……&”

        一個北歐大漢突然用一個詞匯叫了起來,林遠的語言外掛也沒能翻譯出來什么意思。

        “¥%……&”

        “¥%……&”

        “¥%……&”

        跟著,第二個人,第三個人,地下室里的傭兵小隊,一邊揮舞的手臂,一邊叫喊反復叫喊著這個詞匯。

        “哦,我愛死這個傳統了”小辮男突然神經質的笑起來,用手抹著臉,透過指間的縫隙看向安娜!拔也祭略谶@里接受你的挑戰,順便說一句,我其實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話沒說完,就被金發貌美跳起來一肘子,極其兇猛的砸在臉上,向后滾倒在地,翻出好幾米。

        “正好,我就在今天扭轉你的觀念”

        小辮男在原地爬起,嚎叫一聲就撲了過來,兩個人扭打成一團。

        ……

        盡管叫安娜的毛妹動作看起來非常兇狠,把小辮男打的一臉血,但她還是同樣滿臉烏青的被打成腦震蕩,昏迷過去。

        小辮男高舉雙臂站在原地,等眾人的歡呼停歇下來,高呼道:

        “現在,我布拉德成為紅色刀鋒小隊的首領,誰還想挑戰?”

        眾人歡呼,“布拉德!”、“布拉德!”、“布拉德!”……

        “現在,我們要為自己的而活,誰還有反對意見?”

        “布拉德!”

        “布拉德!”

        “布拉德!”

        “現在,把安娜斯塔西婭關起來,誰還有想說不?”

        幾個男女猶豫了一下,但在小辮男布拉德的目光下,最終還是舉起手臂,高呼:

        “布拉德!”

        “布拉德!”

        “布拉德!”

        小辮男布拉德擦擦臉上的血,得意的仰天狂笑。

        然后他看到了所在墻角的楊菲菲,伸出舌頭了嘴唇后,止住眾人的歡呼。

        楊菲菲被幾個大漢揪出來,推搡著場中心,被布拉德勾在了肩頭。

        “現在,我要狠狠的這個的小婊砸,誰想排第二個?”

        紅色尖刀的小隊成員先是一愣,接著男性成員哈哈怪笑起來。

        “我”

        “我”

        “哦”

        “她!”

        “她!”

        “就在這里,她!”

        楊菲菲雖然不知道他們在喊什么,但是本能的覺得不好。被布拉德搭在肩上手,也好像那是一條什么臟東西是的讓她不舒服,她扭躲著身軀,想要掙掉他的胳膊。

        得意忘形的布拉德哈哈大笑著,揪住楊菲菲時裝面料的胳膊就是一扯。

        在尖叫聲中,楊菲菲被他扯掉了袖子,露出了白嫩的手臂。

        然后身子被擺正,布拉德毫不留情的扇了她兩個耳光,立刻就把她打蒙了,身子縮了起來,然后滋啦一聲,背部的衣料也被扯開。

        欺凌弱小大概有一種變態的,見到她這種模樣,原本的幾個女性隊員也被刺激的興奮起來,舉起一條手臂揮舞起來,高聲尖叫著“和諧”字眼。

        ……

        (很黃很暴力的省略兩萬字)

        (各位自行腦補吧)

        (點娘大慈大悲法力無暴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