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豪門總裁-> 《帝國爹地霸道寵》-> 第55章 碰她一下,斷你手腳
第55章 碰她一下,斷你手腳 作者:九殿下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3-06
  •     媽咪?

        白衿然此刻的感覺就像是被雷劈中,腦中轟隆一聲,溫涼有孩子了!

        媽咪兩個字就像是放慢了在他耳邊不斷回響,媽咪,媽咪。

        腦海中浮現出當年那個純潔如花的小姑娘,她紅著臉,手里拿著幾朵玫瑰。

        “衿然哥哥,這花兒送你。”

        小姑娘洗變色的裙子沾染上一些泥土,手指有一道口子,似乎被什么利器給劃破。

        白衿然想著這附近有一處人家種植的玫瑰長得挺好,那家有一條大狗。

        “哪來的?”

        “路上的野玫瑰,我見開得很漂亮,就剪了幾朵,希望衿然哥哥你看到心情好一點。”

        溫涼紅著臉結結巴巴,她很不擅長說謊。

        白衿然也不拆穿,反倒是拿了創口貼,溫柔的給她纏上。

        “以后小心點,這么好看的手弄傷了多可惜。”小姑娘的臉紅得更厲害了。

        “三朵玫瑰的花語你知道嗎?”

        溫涼搖搖頭,她在大狗追來前剪下三朵,當時嚇得偶讀摔跤了,哪還注意得到其它。

        白衿然湊近她的耳邊一字一句道:“我愛你。”

        溫涼瞪大了雙眼,一瞬間小臉緋紅一片。

        “那,那個……”

        白衿然笑瞇瞇道:“這是花語。”

        時間一晃而過,那時候的溫涼溫柔且純良,時間到底將她改變的面目全非。

        是自己的錯嗎?當年不該背叛她,一步錯步步錯。

        “媽咪,你在聽嗎?”小女孩稚嫩的嗓音喚醒了白衿然。

        白衿然無法想象以前只愛慕他的女人有一天竟然會給其他男人生孩子,她的女兒應該也很漂亮吧。

        一時間白衿然內心十分復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媽咪睡著了。”白衿然開口,發現他的聲音之中竟然有些澀然。

        小女孩的口吻一變,“你是誰,你不是爹地的聲音,你把我媽咪怎么了?”

        “你不要著急,你媽咪只是太累暫時在叔叔這里休息一會兒,等她醒來我就送她回家。”

        溫涼的女兒,白衿然很溫柔耐心。

        “你騙小孩兒呢,我媽咪從來不會晚上不回家,就算她有事情也會提前告訴我。

        她不會不告而別,你一定是壞人,我告訴你趕緊把我媽咪放了,否則我爹地不會放過你!他很厲害的。”

        茶茶的話讓白衿然覺得好玩又有些好奇,“你爹地很厲害?說出來讓我聽聽。”

        “他是……”茶茶想了想又閉了嘴,“我才不告訴你,看樣子你還不知道我爹地是誰。

        你綁住我媽咪,一定會找我爹地要贖金,我才沒有那么笨。”

        小東西聽聲音并不大,卻有這樣的思維,一定是一個很聰明的女孩子。

        不知道為什么,白衿然下意識就有些喜歡這個可愛的小姑娘。

        “寶貝,我是你媽咪的朋友,我沒有將她怎樣,她真的是太累了在我這里休息一下,你放心。”

        茶茶將信將疑,壞人這個時候應該會提要求了吧,他還沒有,難道不是壞人?

        “那媽咪今晚不回家嗎?”

        白衿然本來可以問問茶茶她家在哪,然后他將溫涼送回去。

        然而脫口而出的卻是:“對,你媽咪今晚在我這里睡,明天她醒了就回來。”

        茶茶火急火燎的掛了電話,白衿然無奈的苦笑,他這是怎么了,潛意識中竟然想要將溫涼留下來?

        床上的女人還在沉睡著,對這一切并不知情。

        “小涼,原來你已經有了一個孩子。”白衿然心口有些疼,好像是本來屬于自己的東西突然被別人搶走了一樣。

        另外一邊茶茶見狀不對,連忙給喬厲爵打了一通電話。

        “爹地,嗚嗚嗚……”

        喬厲爵已經洗完澡在書房看文件,準備再過一會兒去騷擾溫涼,這個點接到茶茶的電話有些意外。

        還以為是茶茶沒見到他想他了,喬厲爵以手按著眉心,聲音溫柔道:“怎么了寶貝?”

        “爹地,媽咪要給我找新爹地了!”

        “什么!”喬厲爵猛地一拍桌子,“她敢!”

        電話這頭的茶茶嚇了一跳,喬厲爵收起身上的冷意,把他家小寶貝都嚇壞了。

        “寶貝,怎么回事?”

        想著溫涼之前慌亂逃走,她怎么可能會在這個情況下給茶茶找爹地,里面有什么誤會吧。

        喬厲爵想明白了這一點,他的心情好了很多。

        “媽咪到現在都沒有回家,以前有什么事情耽誤了她都會提前告訴我的。

        剛剛我給媽咪打電話,是一個陌生的叔叔接的,他說媽咪在他家睡覺,明天才回來。

        媽咪是不是給我生小弟弟去了?嗚嗚嗚,我不要其他叔叔的寶寶,我只要爹地和媽咪生的弟弟。”

        茶茶言語有些激動,喬厲爵也發現了問題所在,現在溫涼身邊有個男人,那個男人并不是茶茶認識的人。

        從茶茶的話中那男人似乎沒有太大的惡意,但……

        孤男寡女,兩人呆一晚會做什么?

        剛剛想到這里喬厲爵心中火冒三丈,他眼中帶著森冷的寒意,手機飛快在鍵盤上敲擊。

        很快他的屏幕上就出現了一片常人所看不懂的數字和代碼,做完這一切他才撥通了溫涼的號碼。

        白衿然看著她手機閃爍不停,屏幕上跳躍著兩個字:“老師。”

        溫涼害怕存喬厲爵的名字被別人看到會造成誤會,特地改成了老師。

        老師?她在B國的老師?

        明明知道不應該碰她的電話,剛剛那個寶貝是好奇,那這個老師呢?

        人的好奇心戰勝了一切,白衿然最后還是沒有堅持下來。

        他承認,他對溫涼有些在意,想要知道她這些年過的什么生活。

        在電話要掛斷之前他接通了電話,也就在他接起電話的同時,喬厲爵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著。

        電腦屏幕上出現了精密的地圖,他開的免提,里面果然傳來一道男聲:“喂。”

        為了拖延時間,他暫時沒有開口,追蹤定位需要一點時間。

        在白衿然說了第三句話,“請問你找誰?”

        電腦上終于出現一個小圓點,喬厲爵成功追蹤。

        喬厲爵終于開口:“溫涼。”

        他的聲音低沉而又冷漠,給人極大的威脅之感。

        不過兩個字,還是隔著電話傳來的,白衿然心中竟然有些難受。

        “你是她老師吧?小涼睡了,有什么事等她醒來……”

        男人的直覺,這人并不只像老師這么簡單,白衿然說這話很曖昧,仿佛刻意想要對方誤會似的。

        不過他面對的可不是普通男人,而是一個懟天懟地懟空氣目空一切的男人。

        他會被這句話所威脅?開玩笑。

        還沒有等他說完,喬厲爵已經開口:“你有沒有碰她?”

        男人的聲音極具侵略性,分明是看不見的人,仿佛一下就被他給控制住了局勢。

        “你是她的什么人?”白衿然很在意他。

        喬厲爵低啞的聲音傳來:“男人。”

        她的男人?

        也就是那個小女孩的爹地?溫涼的金主?

        在溫暖口中溫涼的金主應該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人,聽他的聲音分明和自己差不多年紀,而且極具氣勢。

        還沒有等他說話,喬厲爵繼續開口:“五分鐘,我來接我的女人,要是你碰她一下,斷你手腳,碰她十下,蕩平你家。”

        說罷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那陰沉沉的話語仿佛還在他耳邊浮響,白衿然的背脊竟然被汗水打濕。

        那種屬于強者的霸道穿過手機傳來,對方是什么人!

        五分鐘?他知道自己是誰?

        當白衿然發呆的時候喬厲爵已經撥通了楚韞的電話,“準備十架轟炸機。”

        楚韞剛剛美滋滋的準備泡澡,這位爺一開口就是十架轟炸機。

        “咳咳,七爺,誰又招惹你了!這是市區,轟炸機出現會引起很多麻煩的。”

        難道是溫小姐又惹他生氣了?戀愛中的男人真可怕,居然要用轟炸機炸平別人的家。

        “有人搶了我的女人,我要把他家蕩平。”喬厲爵冷冷道。

        在他口中仿佛不是要去蕩平別人家,而是要去吃漢堡這么簡單。

        “七爺,你先消消氣,你不是在家嗎?要不咱們把事情弄清楚再說,別動不動就去掃蕩別人家。

        這樣吧,我先安排好直升機,咱們去接太太回家。”

        喬厲爵想了想,溫涼也在里面,要是轟炸的話會把她一起轟成炮灰,上面的人問責下來也卻是很麻煩。

        他不情愿嗯了一聲,“給你一分鐘時間。”

        楚韞趕緊沖了頭上的泡沫,隨便裹了睡衣就跑。

        喬厲爵在生氣,而且是很生氣,要是晚一秒鐘自己都會死的很慘。

        白衿然怔怔的看著對方掛斷的電話,那個霸道的男人是誰?

        他很想要看看那人的電話號碼,無奈溫涼的手機有鎖他解不開。

        他試著輸入自己的生日,以前她的密碼都是自己的生日。

        然而手機卻提示失敗,他無奈的笑了笑,倒也是,過了這么多年,她怎么可能還用自己的生日做密碼。

        伸手想要摸摸溫涼的臉,腦中響起男人的聲音:“要是你碰她一下,斷你手腳,碰她十下,蕩平你家。”

        究竟是何等人物這么猖狂?

        更猖狂的還在后面,根本就沒有五分鐘,最多就三分鐘,門外接連停了很多車子,直升機的聲音在他別墅上面盤旋。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