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豪門總裁-> 《帝國爹地霸道寵》-> 第223章 他的獨一無二
第223章 他的獨一無二 作者:九殿下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5-10
  •     莫相知盯著他的眼睛,心中有些矛盾,姐姐是她最重要的人,卻死得不明不白。

        可郭鯨卻要用自己的身體來交換,自己能答應他嗎?

        莫相知雙拳緊握,“能不能給我一點考慮的時間?”

        “可以,三天之內給我答復,否則你永遠不要想知道你姐姐是怎么死的。”

        “好!”

        她從地上起身,郭鯨繼續道:“你和溫涼是什么關系,我的名片為什么會在你這?”

        本以為她是和溫涼一伙的,誰知道她在意的只是莫相思的死因。

        “我在垃圾桶撿的。”

        溫涼那女人居然敢將他的名片扔進垃圾桶!

        “你走吧,記著早點給我答復。”

        “是。”莫相知轉身離開。

        當景醺趕到的時候,莫相知已經從郭鯨的房間里出來。

        他一把將她拉走,“他有沒有對你怎么樣?”

        “怎么又是你!”莫相知心情煩躁。

        景醺看了一下她的衣服完好,應該是沒有受什么傷害的。

        但看到她這個愁眉苦臉的樣子,她找郭鯨究竟有什么事情?

        “你找郭鯨干什么?”

        “我和你有那么熟嗎?”莫相知甩開景醺的手匆匆離開。

        莫相知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只無頭蒼蠅,沒有背景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往哪里飛。

        就算知道姐姐不可能自殺,但她根本就不知道從哪里著手調查。

        而那人分明知道真相,卻提出這樣的交換條件。

        景醺看見她的樣子很不對勁,像是遭遇了什么巨大的打擊。

        對她有些不放心,趕緊追了上去。

        甲板上空無一人,所有人都集聚在大廳,莫相知拖著晚禮服坐在甲板上。

        熱鬧是別人的,留給她的只有無盡寂寞。

        她抱著雙腿看著大海,夜色中看不清楚,只能聽到海水的聲音。

        “姐姐……”她抱著自己的身體,不知道該怎么辦。

        肩頭上多了一件外套,景醺在她身邊坐下,遞給她一杯酒。

        “喝嗎?”

        “你……你干嘛一直跟著我。”莫相知收斂了眼中的淚光。

        “怕你出事。”

        “我都這么大的人了能出什么事,只要你不告發我打破花瓶的事情就行。”

        也許是景醺追著出來,讓她覺得有些溫暖,對景醺也沒有了防備。

        她端起酒杯,“你能陪我喝酒嗎?”

        “好,我去拿酒,等我。”

        莫相知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

        除了溫涼之外,他是自己在娛樂圈遇到第二個好人。

        本來她是想要找溫涼訴說,可她知道溫涼的性格。

        這件事本來就是她自己的事,她何必給別人帶來麻煩。

        她不敢打擾溫涼,只能自己在這里喝著悶酒。

        景醺提著酒過來,看著那甲板上坐著的女人,長裙拖地,今天化了妝做了發型。

        她端著高腳酒杯揚著脖子喝下,身后星光璀璨,這樣的她十分優雅。

        “想喝酒,我陪你。”

        兩人就這樣你一杯我一杯,莫相知的酒量怎么是景醺的對手,沒幾杯就有些暈乎乎的。

        “欸,你,你怎么變成兩個人了?”

        景醺刮了刮她的鼻尖,“就這點酒量還隨便跟男人喝酒。”

        “誰說我酒量不好,我,我大大大著呢。”

        “請把舌頭捋直了再說話。”

        莫相知吐出舌頭,“你,你看,我舌頭是直的。”

        “別喝了,我扶你回房休息。”

        “你,你這個小演員是不是想潛我?我警告你,上次那個胖導演就被我打得頭破血流的。”

        “是是是,你厲害。”景醺發現這女人酒后話倒是多了不少。

        將她一把抱起,莫相知只覺得天旋地轉,她緊緊抱住景醺的脖子。

        口中嘀嘀咕咕:“喂,你說你長得這么帥怎么沒有火呢?我都沒在電視上見過你。”

        “你看得是娛樂,想要見我,你得看財經新聞。”

        “財經新聞?都是一堆糟老頭子,我才不看,糟老頭子哪里有你這樣的小鮮肉好看。”

        莫相知伸手拍了拍景醺的臉,一臉花癡的笑容,“我第一次見到你就覺得你好帥好帥。”

        當時她撞入他的懷抱,男人身上散發著冷意讓她不敢接近。

        “那時候你上了一輛豪車,我在路邊等公交,當時我就想人與人之間差別怎么就這么大呢。

        你說你一個男技師,在娛樂圈還不火就能買那么貴的車,當演員真好,可以賺大錢。”

        景醺打開套房的門,一邊回應著她,“是不是后悔將那導演的頭打破了?不然的話你早就開上豪車了。”

        娛樂圈是個神奇的地方,大批藝人過得很慘,但只要能紅,所得到的報酬將是你無法想象的。

        回報率比任何投資,任何行業都要高很多,所以才有那么多的小鮮肉小姑娘扎堆進來。

        莫相知似乎在認真的想,“對哦,早知道我就讓人潛好了,我要是能掙錢,姐姐就不會離開了。”

        如果當初先進娛樂圈的人是她,姐姐是不是就不用死了。

        一聽到她居然說這樣的話,景醺將她放到床上。

        “想被潛?”

        “嗯,被潛了姐姐就會永遠陪在我身邊。”這個時候她的理智已經亂了。

        景醺站在床前,他看上的小女人似乎已經生出了其它心思。

        不管她是出自什么原因,他絕對不會將她拱手送人。

        景醺像是惡魔一般俯身在她耳邊道:“那我潛你好不好?”

        小女人眨巴著大大的眼睛,“你?”

        “我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他站在床邊,猶如九天之上的神俯瞰眾生。

        “想要的一切?我想要……”她想要姐姐,他也可以給她嗎?

        這個時候腦子像是卡住了一樣,“好,那你來潛我吧。”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了怎樣一句話,只看見景醺扯開了自己的領帶,很帥。

        “乖孩子。”

        喬厲爵說過,喜歡一個人就是想上她。

        在喝酒的時候他已經有了這樣的沖動,一想到有一天她會睡在別人的身下,他的心里就泛起強烈的酸意。

        他要她成為自己的,完完全全屬于自己的獨一無二。

        要是莫相知沒有生出那種想法,他還可以慢慢來,從追求開始。

        她已經有了想被人潛的思想,自己絕對不能放過她。

        否則不知道哪一天她想不開真的做了傻事。

        莫相知此刻雙頰暈紅,眼神迷離的看著他,似乎根本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從來沒有碰過女人并不代表他對女人不感興趣,而是他一直沒有碰到那個讓他有興趣的女人。

        如今她出現了,一顰一笑都在深深吸引著他。

        也許從她第一次做替身摔得那么慘爬起來繼續拍,那倔強的眼神就一直刻在了他的心里。

        一個堅強獨立卻讓他心疼的女人。

        手指輕輕撫著她柔軟的臉,“做好準備了嗎?”

        “哈?”她茫然的看著他,不知道他在說什么準備。

        見她這么純凈的眼神,他吻住她的唇。

        “莫相知,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女人。”

        她聽到男人低低在她耳邊說著,下一秒就有什么貫穿了身體,疼得她全身都縮了起來。

        “疼……”

        “知知,忍一忍。”

        莫相知手指緊緊摳著他的背,拉出道道血痕,景醺卻感覺不到疼痛,耐心哄著身下的小女人。

        果然她的身體很干凈,沒有被任何人染指。

        情欲襲來,床上只剩下最原始的兩人。

        莫相知昏睡之前,她仿佛聽到有人在耳邊說:“知知乖,我會對你負責。”

        負責?負什么責?

        黑暗襲來,她徹底失去了意識。

        身體被暖暖的懷抱所擁抱著,讓她覺得十分安全。

        好暖和,好想一直呆在這里。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