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豪門總裁-> 《帝國爹地霸道寵》-> 第328章 溫涼的情敵們
第328章 溫涼的情敵們 作者:九殿下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7-28
  •     楚韞絲毫沒有懷疑茶茶出現在這里的動機,摸了摸茶茶的腦袋。

        “小姐早點休息,你爹地晚上有事情要忙,你自己乖乖****休息哦。”

        “好的楚哥哥,我和絨絨玩一會兒躲貓貓。”

        “真乖。”楚韞避開了茶茶去安排喬厲爵剛剛吩咐的事情。

        一人的電話進來,女人的聲音有些著急。

        “怎么樣了?爺怎么說?”

        “我已經說了這次是下面的人不知道太太和他的關系,別人不知道正常,我倒是想問問你,你真的不知道溫涼和七爺的關系?”

        楚韞冷著一張臉,語氣十分兇狠,絲毫沒有平時在喬厲爵面前的乖順。

        “我當然不知道,她一個女藝人怎么可能和爺扯上關系。”對方的語氣聽不出真假。

        “你以為我是三歲孩子?七爺曾經帶太太去紋過紋身,就算我不說,她也會告訴你。

        傾顏,我警告你,你該知道七爺的性格,為什么這次他沒有動你。

        你不要以為是他對你不同,那是他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七爺不愿意將自己人的心想得那么骯臟,不管你這次是不是有私心接了單子,這樣的事情我不希望還有下次。

        如果你自作聰明,大難臨頭,你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

        楚韞帶著極嚴厲的語氣告訴電話中的那個女人,她把喬厲爵想得太簡單,或者把她自己想得太重要。

        至于自己天天跟在喬厲爵身邊,才會知道喬厲爵的心思。

        那邊沉默了半晌之后回答,“不過是一個女人,就算是死了那又如何?”

        “傾顏,對于七爺來說,她不只是一個女人。”

        “那是什么?我見過她,頂多就是長得漂亮一點的女人罷了。”

        “她是七爺的命,我最后鄭重其事的警告你一句,這個女人對七爺來說無比重要。

        他不會放任任何人傷害太太一根毫毛,不要妄圖用你和太太來衡量,你壓根就沒有可比性。”

        楚韞很明白女人的心思,她喜歡喬厲爵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這次一發現是自己人的時候楚韞當時心里就很慌,生怕喬厲爵會怪罪下來。

        那時候的喬厲爵猶如困獸一般,任何沾染溫涼這件事有關的人他都不會放過。

        自己可以給傾顏找借口,喬厲爵也信了,但他是不相信的。

        楚韞有種感覺,傾顏就是借著別人之手想要除掉溫涼。

        到時候她以不知道溫涼是喬厲爵女人為由推脫,不過就是一個女人,喬厲爵最重情義,難道還要處罰她不成?

        傾顏的算盤打得不錯,她卻不知道喬厲爵對溫涼的態度。

        如今這個世界上能夠讓喬厲爵那么在乎也就只有溫涼和茶茶。

        自己明白這一點,傾顏卻并不明白,如果她繼續這么下去,帶著僥幸心理,將來有一天她會死得很慘。

        聽到楚韞對溫涼的評價這么高,傾顏聲音都變了,屬于女人特有的尖銳嗓音。

        “他的命?我倒不知道什么時候爺的命交代在了一個女人的身上?她也配?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軟弱女人,只憑著一張好看的臉蛋就想要被男人疼惜,她算是什么東西?

        爺不過就是喜歡她那張臉,等膩了,還不是照樣將她踢出門,否則為什么爺不肯公布她的身份?”

        楚韞聽到她那滿是惡毒之言的聲音,他知道傾顏喜歡七爺,可沒想到愛情會讓一個人變得更這么可怕。

        到底是一起長大的人,他不想看到傾顏走向絕路。

        “呵呵,說夠了嗎?不是爺不愿,是她不愿。”

        “你說什么!”對方的聲音就像是貓踩了尾巴一般,“她憑什么不愿意?”

        “很簡單,她怕七爺的身份會影響別人對她的看法,她不用努力就能獲取好的資源,她希望別人看到的是她本身的實力。”

        “一個戲子而已……”傾顏直到現在還在貶低。

        這次去的人有來無回,她壓根就不知道那些人是溫涼殺死的,在她心里溫涼就是一個靠著美貌留在喬厲爵身邊的花瓶女人呢。

        “傾顏,如今你已經完全瘋了,我說什么你都聽不進去。

        總之我們相交一場,這次我在七爺面前替你粉飾太平,如今我來警告你也只是為了讓你懸崖勒馬。

        你若不聽還想要對付太太,后果自負,作為朋友我言盡于此,聽不聽隨你。”

        “喂,楚韞。”傾顏還想要說什么,那邊已經掛了電話。

        今晚楚韞說的每個字她心里都不舒服,那個女人當真在喬厲爵心中有很重要的地位?

        就算重要,她能和自己比么,當年自己可是替喬厲爵挨過子彈的。

        這份恩情,就算是自己殺了她那又如何?

        傾顏死死拽緊了手機,那個女人,遲早要死在自己的手中。

        楚韞看著手機出神,他嘆息一口氣,希望傾顏及時回頭,不要再做無謂的事情,否則自己下一次真的幫不了她。

        失神了片刻楚韞才繼續手上的工作。

        殊不知這一切都被絨絨復述給了茶茶,茶茶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

        “原來媽咪的情敵這么多呢,這個叫傾顏的女人一定是壞女人!”茶茶嘟著小嘴道。

        絨絨一本正經道:“小主人,我覺得你這個年齡應該乖乖睡覺了,只要爹地不變心,就沒有什么事的,你不用操心。”

        “才不要,絨絨你知道我多辛苦才找到爹地嗎?我才不要任何人破壞我爹地媽咪的感情。

        這個傾顏是爹地的人,從楚哥哥的話來說,爹地這次沒有懷疑她,那我也不能去說什么,但一定要多加防范,她一定想搶我爹地!”

        茶茶就是個小人精,溫涼不在的時候,她每天都膩在喬厲爵身邊。

        喬厲爵的手機早就被她翻了一遍,好在平時喬厲爵也沒什么聊天的對象。

        除了景醺他們之外,他幾乎不和陌生人聊天,很干凈的手機記錄。

        饒是這樣,茶茶都提著一顆心,生怕有一些不自重的壞阿姨打他的主意。

        “好吧小主人,還需要我接著偷聽嗎?”

        “當然要了,爹地不是說還有一個重要的牽線人嗎?我得提前都摸清楚哪些人對媽咪有威脅。”

        絨絨撓撓頭,它只是一只機器熊,但它覺得此刻的小主人身上竟然有種它在喬厲爵身上看到的東西,讓人覺得十分可怕。

        這個夜晚注定是不平靜的夜晚,溫暖此刻焦急的等待著消息。

        那些殺手到底成功了沒有?網絡報道上全是溫涼遇險還沒有找到的消息。

        溫暖看著黑色的天空,第一次她心里這樣七上八下。

        明明知道溫涼這次完了,在那樣的情況下不可能活下來,明明她該開心,心里卻一直都不安穩。

        她撥裴午的電話,卻發現對方的電話打不通,這可是要命了。

        自己錢都花了,事情辦的怎么樣啊?

        除了溫涼之外,還有一個人焦急的等待著答案。

        裴午恭敬的立于她身邊,“洛小姐,你放心,這次我們找的組織向來成功率很高,一個女藝人,怎么都不可能活下來的,這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十拿九穩,那為什么沒有消息?”

        “大雪山里面,一時半會兒沒消息也正常,小姐不要擔心,就算是東窗事發也扯不到你身上來,所有鍋都由溫暖來背。”

        “我要溫涼死!”

        喬厲爵辦公室的門被推開,楚韞大步流星進來。

        “七爺查到了,那牽線人是洛家小姐洛泠。”

        喬厲爵按動鍵盤的手指停下,這個名字意外又不太意外。

        他只是沒想到那個女人竟然有顆這么歹毒的心。

        “洛泠!”他一字一句道。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