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回程 作者:鳳舞在天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18
  •     未時三刻剛過,噶盧岱正在謄寫著頒金節的禮單,她第二次來準備頒金節的禮單了,所有的貢品均已經送達了營地了,她只要從禮單里面,挑選適合的貢品,換上貢品的紫檀盒子就可以了。

        “主子,這三分禮單是大人和夫人提前送來的。”玳瑁趕緊抽出了三本禮單,上面寫著烏拉那拉氏和蘇佳氏兩份禮單,還有一份是從蘇浙的舅舅家里送達的。

        蘇佳氏與蘇家的當家人,蘇宇森的關系極好,兄妹二人從小就是相互幫襯著長大的,蘇王氏在世,兄妹二人時常會陪伴自家母親的左右。

        “蘇夫人說,這份禮單有些薄,所以,送了一萬兩金子作為給您的頒金節紅包。”玳瑁壓低了聲音說道。

        噶盧岱黑線了,每年蘇佳氏都會隨著頒金節的禮送來一個大大的紅包,去年是一張張從大到小的銀票,今年居然是金子。

        “額娘定然是見舅母了。”噶盧岱嘆息道。

        當年,她被費揚古送到蘇王氏的身邊養了兩年,蘇宇森和蘇夫人都很是照顧她的。

        “主子爺說,蘇大人送的紅包,您不用回稟,可以自行留下的,這是長輩給予的紅包。”玳瑁把胤禛的書信送來了。

        隨著圖里琛過來的,有一人是胤禛曾經的伴讀,此人更是胤禛派系的人。

        噶盧岱杏眸一亮,趕緊拆開了書信,瞧著這份書信里面,居然在寫了狩獵的情況,噶盧岱一直擔憂胤禛的傷情,瞧著上面寫著,僅是右手小手臂的位置,有一些皮外傷,已經讓康熙隨行的御醫上藥

        看完信,她心理有底兒了,胤禛有言在先,蘇宇森以后送的年禮或者節禮,給噶盧岱的紅包都可以直接拿著,不用與他回稟的。

        噶盧岱安心了,胤禛算是信任她的。

        烈日下,侍衛們卻緊繃神經,巴圖布赫的部落有些亂了,卓爾濟福晉攜帶的蒙古侍衛們,御前侍衛全部都給收押了,進行一個個的甄別,這些人全部在后面行進。

        此時,卓爾濟福晉得到消息,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蘇日格端著奶茶的杯子,放在了卓爾濟福晉的面前。

        “主子,咱們是否要給郡王送信?”蘇日格有幾分擔憂巴圖布赫了。

        “不用,清者自清,萬歲爺不會誣陷一個好人的,若是那邊...真的亂了,我都不會求饒的。”卓爾濟福晉瞧著蘇日格,“你....家里人是那邊的....”

        蘇日格是被父母賣給了人販子,被卓爾濟福晉給買下來,從最外面的女奴,變成了現在的貼身女奴,她算是一步步的走到了成功。

        前些年,蘇日格的父母曾來過,希望她能給其兄弟討個差事,被她拒絕了,其父母甚至在營地內大吵大鬧的。

        “主子,奴婢不會再管他們了。”蘇日格無奈的說道,“奴婢自梳成了嬤嬤,家里人就沒管奴婢要銀子的。”

        卓爾濟福晉的臉色有幾分難看,當時,卓爾濟還在,若不是先下手壓制了,那風言風語被外面的人知道了,指不定要鬧騰出什么笑話來呢。

        “罷了,我不會再過問了。”卓爾濟福晉說道。

        蘇日格站起身,恭敬的給卓爾濟福晉行禮,誠心誠意的感激卓爾濟福晉。

        “蘇日格,別總在主子面前提此事兒。”烏日格瞧著她說道,“主子,您說太后是否會.....”

        烏日格擔憂太后會難做,巴圖布赫在康熙的面前有幾分的顏面,卻無法與皇權想媲美的。

        “巴圖布赫沒來信,說明萬歲爺沒對他有什么別的心思。”卓爾濟福晉有些擔憂兒子了。

        此時,門外響起了娜仁托婭的請安聲,卓爾濟福晉連聲讓她上了馬車。

        娜仁托婭登上馬車后行禮,恭敬的后再旁邊,告知卓爾濟福晉,太后想著讓卓爾濟福晉和噶盧岱都去太后的鳳車用晚膳。

        “四福晉那邊有通知嗎?”卓爾濟福晉關切的問道。

        “太后讓奴婢先來您這里,說四福晉到底是家里的晚輩,應是最后再通知的。”娜仁托婭安撫卓爾濟福晉道。

        卓爾濟福晉的臉上露出笑意:“以后可不能這樣,四福晉雖說年紀小,是皇子的嫡福晉。”

        “主子說了,在御前,再做這些理解上的事兒吧。”娜仁托婭恭敬的行禮,“老夫人,奴婢要去通知四福晉了。”

        娜仁托婭謙遜的態度,給卓爾濟福晉吃了一顆定心丸,太后的態度沒變,定然是巴圖布赫沒參與進去的。

        “主子,您現在可是安心了?”蘇日格笑道。

        “你這丫頭,等去了狩獵的地方,我就讓太后給你尋一個人家,就算是自梳,我希望你們能有個家,我都這把年紀了,若是不在了,誰能為你們打算?”卓爾濟福晉把蘇日格和烏日格放心上了,兒女都沒常年在身邊,這兩個女奴卻很貼心的。

        二人的眼圈紅紅的凝視著卓爾濟福晉,心中很是難受。

        “主子....奴婢們不嫁。”蘇日格和烏日格二人哭了起來,在她們看來,只有主子真正為她們的。

        “我已經80多了,還能護著你們多久?”蘇日格和烏日格都是漂亮的孩子,卓爾濟福晉更希望這兩個孩子能好好的。

        蘇日格淚眼汪汪的看著她:“主子,您別這么說,就算是您不在了,奴婢隨著您一起去。”

        “不許胡說!”卓爾濟福晉惱火了。

        在自己人面前,卓爾濟福晉極少發怒,她不希望自己的奴婢們隨著殉葬,她更希望這些孩子們能幫著她看著未來。

        “主子,奴婢與蘇日格的想法一樣。”烏日格和蘇日格對視一眼,看向了卓爾濟福晉,“除了您外,誰還能幫襯我們呢?”

        卓爾濟福晉嘆息道:“你們兩個孩子本事聰慧,聽我的話吧,有太后在,你們的日子定然不會難熬的,再說了,太后在位幾十年了,以后能護著你們的,嫁入京城吧,別在草原上呆著,我擔憂....”

        蘇日格與烏日格的容貌好,不少的首領都瞧著二人呢,若不是卓爾濟福晉在,一直護在二人的面前,她們二人指不定是在什么地方呢。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