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受傷 作者:傻大叔笨丫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9-05
  •     “夫人,夫人!”

        夏馨一大早被宋丙耀溫聲細語地聲音喚醒。

        “怎么了?”夏馨揉著眼睛迷迷糊糊坐起來。

        “我們該去請安了!快些起來!”

        “請安?”

        還沒睡醒的夏馨似乎忘記了自己身在古代,很多禮貌環節都要遵從古代的禮儀習俗。

        夏馨雖然是十分的不情愿,可是還是懶散地爬了起來,翠兒替她梳妝打扮。

        “孩兒給爹娘請安!”宋丙耀帶著夏馨給他父母請安。

        “起來吧!毓秀,你身體恢復的怎么樣?沒有大礙吧?”宋家老爺關心的詢問。

        “哦,多謝爹關心我沒事。”夏馨努力學習古代人說話。

        給二老請完安,宋丙耀要去山莊,他跟上官毓秀簡單告別之后就離開了。

        這突如其來的大少奶奶生活,夏馨一時間還真的習慣不了,吃完早餐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干什么。

        “小姐,我們,應該去洗衣服了!”翠兒小聲提醒。

        “你說什么?”夏馨以為自己幻聽。

        “我說我們應該去洗衣服了。”翠兒在次重復。

        “我不是這個府上的大少奶奶嗎?什么時候洗衣服這種粗活也輪到我來做。”夏馨怎么想也想不通,為什么洗衣服做飯這樣的事情會輪到一個大少奶奶來做?人家電視劇里的大少奶奶不都是作威作福的嗎?

        “小姐,你果真什么都不記得了嗎?”翠兒再次確認。

        “對啊!怎么了?為什么要我洗衣服?”

        “說來話長,但是,小姐,你以后要小心老夫人和二公子他們,他們……”

        “上官毓秀!老夫人的話你都忘記了是嗎?衣服還洗不洗了?”一個老婆子抱了一堆的衣服直接扔在了夏馨的臉上。

        夏馨沒站穩,翠兒一把扶住。

        “愣著干什么?”老婆子越發的兇。

        “請問你是?”夏馨努力壓制著火氣。

        “小姐,她是柳婆婆,是老夫人身邊的婆子。”翠兒很小聲回答。

        “還敢問我是誰?當真是失憶了嗎?我可不信你那套說辭,麻溜的給我去干活去。”說著婆子又推了一下夏馨。

        這一下,夏馨徹底倒在地上,夏馨不是上官毓秀,她不會逆來順受,這一下她撞到了門框。

        夏馨站起來給了婆子一耳光,沒等婆子反應過來,夏馨上去一把抓住了婆子的衣領。

        “老不死的我告訴你,我怎么說也是主人家,我是少夫人你只是個下人,敢跟我動手,你算老幾?我告訴你,我不僅失憶了,還失心瘋呢!你可別惹我,這些衣服,你給我拿回去,洗干凈!”夏馨把衣服扔在婆子臉上。

        翠兒完全看傻了,以前自己家的小姐是個說話都不敢大聲的人,現在面前這個人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

        “小姐!老夫人……老夫人饒不了你!”翠兒擔心不已。

        “怕什么!還能吃了我不成,堂堂一個少夫人,叫人欺負成這樣,還了得了!”

        夏馨不知道這個所謂老夫人的恐怖之處,果不其然,老夫人知道了這件事勃然大怒,命人把上官毓秀拉到了祠堂。

        “你膽子是越來越大了?我的人你也敢動手了是嗎?”老夫人氣急敗壞。

        翠兒乘機溜走,去山莊找大公子,她現在只是希望在自己回來之前,小姐可以安然無恙。

        “請問老夫人,您讓下人打過嗎?”夏馨瞥了一眼老夫人,毫無懼色。

        “你是何意?”老夫人略有不解。

        “您堂堂一個夫人,讓下人打過嗎?”

        “自是沒有!”

        “是嗎?我有!就是您身邊的婆子,區區一個下人,也敢對我動手,您說,我是不是應該替您教訓教訓她,不然以后出去,丟了您的臉面。”夏馨解釋說道。

        “你還有理?我身邊的人什么樣用不著你來教,我今天不當著列祖列宗的面教教你什么是規矩,我就不是你娘!”

        “您本來也不是!”夏馨這一句話可算是惹著了老夫人。

        老夫人抄起家法,對著夏馨背上就是一下。

        夏馨疼的倒地不起,想反抗被被人壓著,根本沒有還手的能力。

        “姑爺,姑爺,你,你快回去,快!”翠兒一路小跑,累的氣喘吁吁。

        “翠兒?何事如此慌張?”宋丙耀問道。

        “小姐……小姐她,哎呀,您快回去吧!您要是回去晚了估計小姐小命真的不保。”

        “如此嚴重嗎?快隨我回府。”宋丙耀放下手里的活立刻簽了匹馬快馬加鞭趕回府中。

        “你可知錯?”婆子像是在公報私仇一樣每一下都和外用力。

        夏馨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也沒有挨過這樣的打,現在的夏馨簡直是沒有力氣說話,骨子鉆心的疼。

        “說,知錯了嗎?”

        “知你大爺!”

        夏馨的聲音格外小,幾乎只有自己聽得見。

        “嘴還挺硬,快說,你知錯了!快點!”

        “住手!”宋丙耀沖進來一把奪過婆子手里的家法。

        “宋丙耀!反了你了,我教訓誰,何時輪到你來指手畫腳!”老夫人更加生氣。

        “夫人,夫人!你感覺如何?你還好嗎?”宋丙耀根本就沒有聽見老夫人說什么。

        “宋丙耀!你……”

        “娘!毓秀自小溫文爾雅,出自名門,我不知曉是何故讓她變成今日這副模樣,可還請娘念在她大病初愈,饒了她吧!”宋丙耀說完抱起夏馨出門。

        “豈有此理!”老夫人氣的渾身發抖。

        宋家老爺從外面回來,老夫人就又哭又鬧,說是這個家沒有她的容身之處了,說宋丙耀和上官毓秀如何的不成體統。

        一哭二鬧三上吊,是老女人慣用的把戲。

        “把大公子叫來!”老爺實在被老夫人吵得心煩。

        宋丙耀在房間照顧夏馨,劇烈的疼痛,讓夏馨只能趴在床上,就算是睡著了,夏馨也是眉頭緊鎖,滿頭虛汗。

        “公子,老爺叫你呢!”管家來報。

        “翠兒,你跟我來!”

        宋丙耀帶著翠兒一起去前廳見宋家老爺,他對上官毓秀一開始確實并無情意,可是時日久了,也是有些情愫,無論怎么說,他都覺得與自己面上過不去。

        上官毓秀說到底是自己明媒正娶八抬大轎娶回來的夫人,他不會允許任何人欺她。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