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血 作者:傻大叔笨丫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9-05
  •     宋丙鈿送來的藥有毒,這件事情讓宋丙耀很生氣,因為自己身體的緣故,在府中自己說話并不是那么有分量。

        他也很清楚,現在的宋家老夫人根本就沒把自己當做兒子一樣看待,可是這一切他都能容忍。

        “生什么氣呀?坐下來坐下來冷靜一下。”上官毓秀見宋丙耀氣的直咳嗽。

        “這樣郎中你再開點兒巴豆給我。”上官毓秀眼神一亮,嘴角揚起詭異的弧度。

        郎中按照上官毓秀的要求給她開了一些,雖然他不知道上官毓秀要干什么,可是郎中知道這種富商的家事,還是少參與。

        “豈有此理!”宋丙耀半晌的功夫依舊在生氣。

        “行啦,我都不生氣你生什么氣呀?我可不是上官毓秀,我沒有她那么好的性子,我這個人睚眥必報,欺負到我頭上來了,我讓他吃不了兜著走。”上官毓秀說完嘿嘿一笑。

        這個笑容意味深長,宋丙耀很難理解上官毓秀的意思,上官毓秀復活以后言行舉止都顯得非常怪異,與之前判若兩人。

        不過,宋丙耀真實的內心告訴她自己,他更喜歡現在的上官毓秀,雖然表面上看上去瘋瘋癲癲,可是這樣的性格讓人很踏實。

        “翠兒,你過來!”上官毓秀叫過啦翠兒。

        在她耳邊嘀咕著什么。

        “啊?你是認真的嗎?小姐?”翠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這不廢話嗎?去,趕緊的!”上官毓秀揮手催促。

        “哦!”

        翠兒十分的不情愿,拿著藥去了廚房。

        宋丙鈿成親已經一載有余,可是宋丙鈿的老婆肚子遲遲不見有什么反應,全府上下從來沒有誰指望著上官毓秀,因為宋丙耀身體不好。

        在傳統思想觀念這么強的古代,不孝有三,無后為大,人們對這句話是深信不疑。

        所以現在整個宋家上下在吃中藥的,只有二少夫人和大少夫人。

        上官毓秀也是之前注意到了這一點,所以她吩咐翠兒的事情是讓翠兒將自己的藥和二少夫人的藥掉包。

        翠兒生性膽子較小,可是她也不敢違抗自己小姐的命令,另一方面也是想想二少爺對自己小姐做過的事情,她心有不甘。

        “小芬姐姐!”

        小芬是二少夫人的貼身丫鬟,她此刻也在廚房熬藥。

        “喲!翠兒!你也給你家主子熬藥啊?”小芬是個狗仗人勢的主。

        “啊!是啊!”翠兒始終沒敢抬頭。

        “啊對了,小芬姐姐,我剛才過來的時候,好像,聽見二少夫人在找你,你要不要去看看?”

        翠兒這是有意支開小芬好換藥。

        “是嗎?我去看一眼!”

        小芬離開了藥罐子旁邊,翠兒慌張的換了藥罐子。

        自己在一旁守著自己的藥罐子。

        “二夫人沒叫我啊!”

        “啊?是嗎?那我可能是聽錯了!”

        翠兒滿頭大汗。

        晚些時候翠兒端著一碗藥來到了房間。

        “小姐,我已經照做了!”翠兒前來回話。

        “知道了,等著看好戲吧!”

        上官毓秀一臉的得意,翠兒卻很慌張,因為做賊心虛。

        第二天!

        上官毓秀一早就讓翠兒扶著自己去院子里走走,就瞧見小芬帶著郎中匆匆忙忙往宋丙鈿院子里去。

        “哼!翠兒,你記住,不管發生什么事,有我呢!”上官毓秀知道一旦事情調查起來,翠兒一定是跑不掉的。

        可是上官毓秀就是怕這個二夫人不鬧,只要她鬧起來,上官毓秀就要她好看。

        果不其然,正午時分,宋家老爺回來了,宋丙鈿吃飯的間隙,撇了一眼老夫人。

        “老爺,有件事,妾身要向你稟報!”老夫人一邊說,一邊撇了一眼上官毓秀。

        “咱們這個家,怕是要散!”

        “何出此言?”宋家老爺放下筷子。

        “有人,學會了偷雞摸狗那套,暗地里,要毒害瑤瑤(二夫人)。”

        “有此等事?夫人可查出來是何人所為?”宋家老爺很重視門風。

        老夫人給了小芬一個眼色,小芬跪下回話。

        “回稟老爺,我家小姐昨夜肚子腦了一宿,今日都難以下床,郎中來看了以后說,是,巴豆!”

        “什么?巴豆?”宋家老爺問道。

        “回老爺,正是!郎中查看了所有的吃食,在昨夜小姐的藥物殘渣中,發現的。”小芬說著看看翠兒。

        翠兒慌的手心直出冷汗。

        “查了嗎?何人所為?”

        “是~翠兒!昨日我熬藥之時,她借口小姐喚我將我換走,一定是她在小姐的藥中下藥。”

        “老爺冤枉,翠兒沒有!”

        “小芬,說話是要負責人的,你有什么證據?”上官毓秀淡定的放下筷子。

        “哼!”老夫人嘴里擠出一個輕蔑的聲音。“我的話就是證據!你怕是恨我入骨又動我不得,只能對瑤瑤下手,是嗎?”

        “不敢!娘你這是哪里的話,您教訓兒媳是理所應當,何來恨你入骨一說,只不過,一家人,講清楚為妙,若真是翠兒做了此等事情,打死也不足惜,若她沒有,我斷不許你們任何人冤枉了她!”

        “放肆……”

        “好了!我還在呢!”

        老夫人拍桌子惹怒了老爺。

        “爹!翠兒生性膽小怕事,毓秀又在房間休息,昨日,我一直在房內,這事還是問清楚為好,不然,一家人真是生了嫌隙!”宋丙耀也開了腔。

        “兄長這是要護短?”宋丙鈿不服氣。

        “自然了,賢弟知道心痛內人,我又何嘗不是?”

        “翠兒昨夜是去廚房了,我是讓她去給我熬賢弟你送來的補藥,我心想著賢弟一番美意不可錯付!”

        上官毓秀看著宋丙鈿,表情沒有畏懼只有挑釁,宋丙鈿隱約覺得事情有些不對。

        “小芬,你既然說,你在你家小姐的藥物里發現了巴豆,正好郎中來給毓秀換藥,你把殘渣拿出來當場驗一驗。”宋丙耀沒有刁難。

        “嗯!不錯!”宋老爺點頭贊許。

        “既然要驗,那就連我的也驗驗,我害怕誰也給我下毒。”上官毓秀說道。

        “也好!”老爺回答。

        管家叫來了郎中,桌上放著兩幅藥物殘渣,郎中仔細檢查!

        “回稟老爺,這幅藥中確實是有巴豆,而這邊這個安神湯并沒有。”

        上官毓秀偷偷露出得意的笑,****來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