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穿越架空-> 《穿越之千絲萬縷》-> 第二十七章 小產
第二十七章 小產 作者:傻大叔笨丫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9-05
  •     宋丙鈿的慘叫聲驚醒了全府的人,包括老夫人在內,洋洋灑灑一大幫人趕到了暗室。

        等他們都趕過來的時候,現場的情況簡直太過慘烈。

        “鈿兒。”老婦人第一時間沖向了倒在血泊里的宋丙鈿。“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這是怎么啦?”

        上官毓秀因為精神受到了驚嚇,暈了過去。

        翠兒的手里還握著那把帶血的匕首,全身上下都是宋丙鈿的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明顯就是翠兒對宋丙鈿行兇。

        “來人啊!報官!”老夫人命令手下的人去通報官府的人。

        宋丙鈿在生死邊緣垂死掙扎,宋府上下所有的人都因為這件事情而整夜不能睡。

        丫鬟們端著個盆進進出出,紗布是換了一批又一批。

        而此時昏倒的上官毓秀就在自己的房間里獨自一人躺著,沒有任何人來理會。

        宋家老夫人是還沒有抽出空來治上官毓秀的罪,一旦宋家老夫人反應過來,她一定會要上官毓秀一命換一命。

        翠兒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了,她被官府的人直接帶回了官府,連夜審問,翠兒嚇壞了,到官府也一直不肯開口。

        翠兒是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板上釘釘的,誰也改變不了。

        可是翠兒不開口,官府就始終沒有辦法交差,翠兒不開口官府就只有動刑。

        翠兒幾乎被折騰的不成人形,最終翠兒還是選擇了坦白,她向官府說明白了前因后果。

        官府也正式落案,翠兒在自己的口供上簽字畫押,知府因為宋家的實力,不得不嚴辦翠兒。

        三日后午時處斬。

        翠兒對于這樣的判決絲毫沒有想過要反抗,因為在她看來至少自己保護了自家小姐,從今往后宋丙鈿也不可能再欺負我小姐。

        上官毓秀從昏迷中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身邊空無一人。

        此刻的上官毓秀虛弱無比,他只是簡單的想喝口水,有氣無力,晃晃悠悠的從床上下來。

        “翠兒!翠兒!”可是無論上官毓秀如何呼喊,都不見有翠兒的應答聲。

        此時上官毓秀突然間想起來在昏迷之前發生的那一幕慘況。

        上官毓秀想起來出去看一下家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宋丙鈿是不是已經死了?

        上官毓秀晃晃悠悠硬撐著站了起來走到門口,和老夫人帶來的一幫人撞了個照面。

        “翠兒呢?”上官毓秀有氣無力的問道。

        “還好意思問翠兒!給我帶走!”老夫人一聲命令,上來幾個男傭人將上官毓秀架起來。

        “你們要干什么?放開我!”此刻上官毓秀感覺自己格外的難受,小腹刀絞一般的痛。

        “放開我!”上官毓秀掙扎幾下,被男傭打了幾下。

        上官毓秀徹底沒有了力氣,疼痛感更加強烈,上官毓秀幾乎要昏厥。

        “上官毓秀,你敗壞我宋府名聲,我做主清理門戶!”宋家老夫人將上官毓秀五花大綁帶到湖邊。

        宋家老夫人要將上官毓秀沉湖,此刻上官毓秀雖然有意識,可是根本沒有力氣反抗。

        下人將上官毓秀帶到湖邊,準備將上官毓秀踢下湖。

        冷凝從天而降,一腳踢開下人。

        “我看你們誰敢動她?”冷凝解開上官毓秀的繩子。

        “你就是她的奸夫嗎?來人啊給我一起拿下。”老夫人還不知道冷凝的厲害。

        “我看你們誰敢?”宋丙耀回來了。

        “丫頭!”

        宋丙耀沖過來抱著幾乎奄奄一息的上官毓秀。

        “親愛的!你回來了?”

        上官毓秀眼角滑落一滴眼淚。

        “我回來了,我回來了!對不起,我不應該把你扔家里,對不起!”宋丙耀抱著上官毓秀一個勁的道歉。

        “翠兒……”上官毓秀沒說完就暈了過去。

        “丫頭!丫頭!”

        “公子!”冷凝看著上官毓秀的裙儒。

        宋丙耀這才注意到,上官毓秀下身裙儒全都是血。

        宋丙耀二話沒說,抱著上官毓秀回府。

        “宋丙耀!她敗壞門風,這個男人……”

        “老夫人,你該不是想說我家丫頭背著我勾引男人吧?你是不是想說她的奸夫就是這個男人?你果然是年紀大了,眼神不太好使,你仔細看清楚這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宋丙耀著急帶上官毓秀回去。

        “不好意思,老夫人恐怕你要失望,我是個女的,如假包換!”

        冷凝把劍插在了宋家老夫人腳尖前。

        “今日上官毓秀安然無恙,你這條老命就算撿的,假如上官毓秀有個三長兩短我拉你們****來陪葬。”

        老夫人被冷凝嚇得一個踉蹌!丫鬟眼疾手快扶住了。

        “來人啊!去請郎中!”宋丙耀抱著上官毓秀穿過人群里。

        郎中被宋丙耀拉回去上官毓秀房間里,郎中今晚算是忙完了。

        “我弟弟怎么樣了?”宋丙耀問郎中。

        “命是保住了,但是,恐怕,以后與太監無異!”郎中表情凝重。

        宋丙耀沒有說什么,只是眼神就沒有離開上官毓秀。

        “公子!”郎中表情更加不好了。

        “怎么了?我夫人怎么了?”宋丙耀心機如風。

        “夫人并沒有什么大礙,只不過是受驚過度!但是,孩子,保不住了。”

        “你說什么?”宋丙耀瞪大了雙眼。

        “夫人懷有身孕,您不知道嗎?”

        “懷,懷孕了?”

        “是啊!不過,現在,保不住了!”

        宋丙耀猶如晴天霹靂,這對自己來說真的是一個難以接受的事實。

        “那,我夫人呢?身體怎么樣?”宋丙耀強忍著心痛。

        “夫人身體只要注意保養問題不大,只不過,需要靜養,不能再受打擊了。”

        郎中都有些看不下去,他上宋家來給上官毓秀看病的次數實在是太多了。

        “翠兒呢?”宋丙耀問冷凝。

        “聽說是被送官府了,不過現在估計是兇多吉少!你要知道是你娘送是翠兒去的官府,在里面不死也快半條命了。”冷凝說道。

        宋丙耀也知道同樣的道理,一定是這樣,宋丙耀看了一眼身邊的跟班。

        跟班立刻就明白了,跟班去了官府,打發了官府的捕頭,也買通了師爺。

        師爺是個很知趣的人,立刻知會了知府老爺,知府是個很明白利害關系的人。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