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作者:傻大叔笨丫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9-11
  •     彩玉雖然是以和親的目的嫁到了韃靼族,可是在韃靼族,沒有一個人對他是有好處的,除了一個漢族姑娘。

        這個漢族姑娘也是被韃靼族的人搶來的,只因為她長得好看,可是搶來之后她所遭受的待遇也是非人的。

        現在圍繞在財運腦子里的問題只有一個,這個宋丙耀到底是何許人也?他說自己的父親會出事,自己的父親就果真出事了。

        如果這個宋丙耀不是神機妙算,那就一定是背后操控的人。

        可是試問當今世上除了皇上以外,還有誰有這么大的勢力,可以輕易的搬到自己的父親。

        彩玉郡主永遠都不相信,只是因為自己不喜歡上官毓秀,宋丙耀就要致自己于死地,她總覺得宋丙耀有別的目的。

        可是事實是她就是低估了上官毓秀在宋丙耀心里所占的位置。

        “在這發什么愣!洗完衣服趕緊去做酥奶,小王子晚上宴請賓客還等著用呢。”一旁監工的人,鞭子又落在了彩玉的身上。

        彩玉剛開始會大喊大叫,可是現在她學會閉緊嘴巴默不作聲,手上也眼見著勤快啦。

        “賤骨頭,呸!”監工罵道。

        山莊——

        上官毓秀曾在假山后面觀賞花園的景色,宋丙鈿找了過來。

        “嫂嫂!”

        說實話,上官于雪根本就不想看見這個人,可是沒有辦法。

        “什么事啊?”上官毓秀回答的面無表情,語氣也是冷冰冰的。

        因為上官毓秀深知一個道理,人性難移,換句難聽點的話說,你可以說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還在生我的氣呀?”宋丙鈿小心翼翼。

        “我若是還在生你的氣呀,我現在也不會坐在這兒跟你說話,我這個人哪都好,就是心眼兒太大不太容易記仇。”上官毓秀逗著小狗。

        “那,嫂嫂既然不生我的氣了,就搬回家去住吧。”

        上官毓秀終于明白了,她今天是來勸自己搬回宋府的。

        搬回去也不是不可以,說到底回宋府住,很多事情比在山莊方便的多。

        可是現在上官毓秀腦子里在盤算的是宋丙鈿到底又在打什么主意?

        “我為什么要搬回去?我搬回去不是給你們****兩個添堵嗎?我這個人腦回路直想到什么說什么比較容易得罪人。”上官毓秀悄悄的抬了抬看了一眼宋丙鈿的表情。

        “其實嫂嫂住在山莊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你和我兄長都住在山莊,家里少了一些生氣,爹也不太愿意在家待,而且我也很久沒有看見爹臉上有過笑容了。”

        宋丙鈿這一翻話在別人耳朵里聽起來,他好像是他還特別孝順。可是在上官毓秀腦子里,總覺得他又在密謀什么。

        “宋丙鈿,我跟你說實話,我還真不是生你的氣,我只是害怕你們****會不斷的算計我,我這人沒什么心眼兒,別人算計我,我也只會往人家的圈套里鉆。”上官毓秀站起身。

        “嫂嫂你說的這是什么話呀?我和我娘怎么會算計你呀?”

        “哼,別拿我當三歲小孩子,真的以為那都是意外嗎?有可能你們騙得了別人,可是你騙不了我。”

        宋丙鈿其實現在已經沒有耐心了,可要不是自己母親說一定要找到機會勸宋丙耀夫妻兩個人回家,他現在早就轉身走了。

        “嗯,怎么著被我說中了吧,沒話可講了吧,所以如果你要有什么把戲呢,你就直接跟我說,說不定我還會站出來跟你倆較量一下。”

        “沒有,我只是真的不知道我說什么才能讓嫂嫂你相信我,是我之前確實挺混蛋的,也讓你對我有了不少誤會,我為之前的所作所為道歉。”宋丙鈿鞠了一躬。

        上官毓秀愣了一下,她此刻看著宋丙天似乎好像真的是有幾分誠意一樣。

        畢竟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上官毓秀也不太好把人逼到絕境。

        “行,你回去吧,看在你這么誠懇的態度上,我會考慮這件事情的,不過不確定。”上官毓秀回答。

        “你真的會考慮啊?”

        “會!”上官毓秀回答的堅定。

        宋丙鈿心滿意足的離開了,他還真的就覺得上官毓秀所說的會考慮,是她真的會考慮。

        “小姐你還真的打算再回去呀,回去了又要看老夫人那張臭臉,時不時的還要受他的氣。”翠兒看見宋丙鈿走遠了,這樣問上官毓秀。

        “你覺得呢,你覺得我是真的想回去嗎?”

        “我覺得小姐你不想回去。”

        “那也未必需要看情況,假如回去比不回去強?那我就回去。”

        “啊?小姐你在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懂?”翠兒頭腦簡單。

        “你聽不懂很正常啊!如果冷凝醒著的話,冷凝一定會理解的。”

        上官毓秀想到冷凝就總是會感覺難受。

        “小姐!冷凝醒了!”一個下人一溜小跑,跑到上官毓秀面前跟上官毓秀說。

        “真的?”上官毓秀提著裙子飛奔而去。

        “冷凝!”

        上官毓秀跑到了您的房間,此時的你已經醒了過來靠在床頭,她已經昏迷了有些日子了,所以臉色蒼白。

        “你來啦!”冷凝特別勉強的擠出了一個笑容,不過上官毓秀能看得出來,她只是不想讓上官毓秀擔心。

        “她怎么樣啦?”上官毓秀問一旁正在把脈的大夫。

        “回少夫人的話,她已經沒有什么大礙了,不過接下來的日子需要休養,盡量少動這只傷了的胳膊。”

        “謝謝!我知道了!麻煩你了!”

        上官毓秀送走啦大夫坐在床邊看著冷凝熱淚盈眶。

        “干嘛這副表情?這是要被我感動哭了嗎?可惜呀,我是個女子啊,要不然我一定要求你以身相許。”

        冷凝看上官毓秀似乎有些難受,她很清楚,上官毓秀一定非常自責,所以才說這樣的話,故意逗上官毓秀開心。

        “還有心思說笑,證明你傷的還不重。”上官毓秀破涕為笑。

        “你沒什么大礙吧,我受傷之后就暈了過去,我也不知道你有沒有受到傷。”

        “你看我現在活蹦亂跳生龍活虎,這樣像是有事的嗎?除了被你那跟噴泉一樣的血嚇到了以外沒別的什么事兒。”

        上官毓秀和冷凝相互一笑,她們之間的情感變得非常微妙。更像閨蜜。

        ()

        搜狗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