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穿越架空-> 《穿越之千絲萬縷》-> 第一百二十四章 淡定自若
第一百二十四章 淡定自若 作者:傻大叔笨丫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06
  •     “喂!我餓了!”上官毓秀跟

        “沒有吃的!”看守很冷血的樣子。

        “為什么?你們都不吃東西的嗎?”上官毓秀追問。

        “是啊!我們喝露水。”看守心不在焉。他身上有一股很大的酒味。

        “哼,你還真當自己是什么小仙女啊?喝露水?你有沒有搞錯,快點把我松開給我拿吃的來,不然一會兒等我夫君來了,可有的你們好瞧的。”上官毓秀威脅。

        “哎呀,我好怕怕!”看守故意拍拍胸口,然后搖搖晃晃跌跌撞撞地朝上官毓秀走去。

        “喂,你離我遠點,你要干什么?”上官毓秀小心的躲著看守。

        “你不是說你想吃東西嗎?你不是說你餓了嗎?”看守一邊說一邊解開腰帶。

        “我說我餓了,你脫褲子干什么?來人啊,耍流氓啦!”上官毓秀閉著眼睛喊道。

        上官毓秀緊緊地閉著眼睛把頭轉到一邊,就聽見自己耳邊響起了噼啪的聲音。

        上官毓秀小心翼翼的睜開了一只眼。

        “下賤東西就你也配在我申屠家當差,把這狗東西帶出去,給我扔出申屠家。”申屠非凡一只腳踩在那個看守的身上。

        “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先是算計我在先,現在又來綁架我,你到底想要干嘛?”上官毓秀問申屠非凡。

        “誒,話要說明白,算計你那事兒是我干的,綁架可不是我干的。”申屠非凡拿了把椅子反騎在椅子上說道。

        “沒什么區別,這不是說是你家嗎?我現在在你家,誰綁架的,我跟你也脫不了干系。”上官毓秀說道。

        “你這么說也對。”申屠非凡仔細品了一下上官毓秀的話。

        “我餓了,你趕緊給我弄點兒吃的。”

        “哇塞!你現在被綁架了,你還有心情吃的下去東西啊?你按理來說不是應該很著急很害怕嗎?”申屠非凡撐著下巴看著上官毓秀。

        “害怕能當飯吃啊?害怕我就可以感覺不到餓了嗎?”上官毓秀白了一眼申屠非凡。

        “說的也是!你等著!”申屠非凡站起來跟外面的獄卒小心翼翼的說了兩句話。

        上官毓秀不知道申屠非凡說了什么,但是直覺告訴上官毓秀,申屠非凡應該是給自己準備去吃的什么了。

        “你怎么就嫁給宋丙耀了呢?你知不知道,他可是殺人如麻的殺手啊!”申屠非凡嘀咕著。

        “我嫁給誰跟你沒什么關系!我管他是不是殺人如麻,他對我好就行。”上官毓秀說道。

        “你當真一點都不害怕嗎?”申屠非凡追問。

        “我怕什么,怕你有牙咬我啊,我還是怕你們撕票啊,最起碼在你們沒有得到你們想要的東西之前,我是安全的。”上官毓秀回答的干脆利落。

        “少爺,吃的!”獄卒端著一碗面。

        “你要的吃的!”申屠非凡放在桌子上。

        “我又沒有什么超能力,我也不會用腳用筷子,你把我綁著,你叫我怎么吃啊?我說你們一群大男人還怕我一弱女子跑了不成。”

        申屠非凡笑著給上官毓秀解開繩子,上官毓秀揉揉手腕,坐下來吃面。

        申屠非凡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女人見到自己不害怕的,就算是沒有聽說過自己的名號,可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她應該感到害怕才對。

        可是上官毓秀根本不害怕,面對這所有的獄卒也好,這些刑具也好,她臉上沒有一點點害怕的意思。

        上官毓秀哪里是不害怕呀?她也不知道這群人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想從自己身上獲得一些什么樣的利益。

        總之,既然他們把自己綁架來了,就一定是有目的的,上官毓秀不確定在宋丙耀滿足他們的目的之后,他們是不是會把自己撕票,以免自己出去說了一些什么東西,但是最起碼現在看來自己是安全的。

        宋丙耀不知道申屠家要的是什么樣的秘籍,婆娑門雖然被外界說的是神乎其神,可是在內部根本就沒有什么武功秘籍。

        “少主!你這么著急把我們找來是為什么?”婆娑門幾個長老都在。

        “我夫人被申屠家綁架了,申屠家的人開口問我要什么秘籍,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們有什么秘籍呀,幾位長老知道嗎?”宋丙耀問長老們。

        “并沒有啊!”長老們也不知道。

        “那他開口問我要什么秘籍呀?”宋丙耀焦急萬分。

        “難不成他說的會是那本劍譜嗎?畢竟那一本劍譜向來只在我們內部傳受,外界對這本劍譜一無所知。”其中一個長老猜測說道。

        “什么劍譜?”宋丙耀連忙追問。

        “不行!炎天劍術只有歷代掌門能看,就連我等都沒有權利過目,怎么可以將劍譜交給別人?”另外一個長老立馬站出來否認。

        “看來他說的就是這本劍譜無疑了,你們趕緊把劍譜給我。”宋丙耀此刻哪管這個劍譜能不能讓外人看,他只是一心在擔心上官毓秀的安危。

        “可是這本劍譜我等也不知道他放在何處,只有老掌門才會知道這個劍譜放在哪里。”長老們也確實不知曉。

        “啊?老掌門去世多久了,你們……不對啊!不是說只有歷代掌門才可以學習這個劍譜嗎?我為什么沒有看到過這本劍譜?”宋丙耀納悶。

        “你自小就在學習這本劍譜,你難道沒有印象嗎?你現在所用的劍術就是炎天劍術。”

        “他要這個干什么?”宋丙耀莫名其妙。

        “不清楚!按理來說申屠嘉的內力要比我們婆娑門那內力深厚,他要這本小小的劍譜有何用處?”長老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申屠家雖然和婆娑門世代都不睦,但是基本上的沖突都是源自于老一代的恩怨,至于他們到底老一代在吵什么,后輩也無從知曉。

        就算是申屠非凡,他也弄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師父要將毫無干系的上官毓秀綁架回來是一樣的。

        申屠非凡從小就知道自己和婆娑門的人不能有任何牽扯,至于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也從來不問。

        ()

        搜狗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