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穿越架空-> 《穿越之千絲萬縷》-> 第一百四十一章 白左使叛變
第一百四十一章 白左使叛變 作者:傻大叔笨丫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17
  •     冷寧和上官毓秀都特別警覺,這也讓白左使緊張到了極點。

        “你們倆這是干什么?干嘛防我跟防賊一樣?”白左使故作鎮定。

        “我怎么覺得你今天怪怪的,你為什么突然問到這個問題?”冷凝質疑。

        “你們別疑神疑鬼的,這不是驚世堂出現了很奇怪的現象嗎?我記得,之前,他說過,有一個緊急的處理方法,但是這個方法需要一樣東西才能觸發一個機關,這個東西之前少主說交給少主夫人了。”白左使這個理由,爛透了。

        “哇!你知道嗎?現在你自己臉上都寫滿了壞人兩個字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上官毓秀伸頭說道。

        白左使突然變得特別尷尬,他都不知道要用什么樣的方式去圓自己的那個謊。

        “原來你們兩個人的智商都不低呀!既然你們都已經

        “你壓根從頭到尾也沒有裝明白呀,你是不是知道我夫君在哪里?”上官毓秀問道。

        “知道,我當然知道他在哪里。不過呢,需要你拿東西來換。”

        “你要什么東西換?”上官毓秀莫名其妙。

        “我剛才不是跟你說了嗎?一塊能開啟驚世堂秘密寶藏的鑰匙。”

        “在我這嗎?”上官毓秀是真的不記得自己有這么個東西。

        “對啊!仔細想想,他除了你沒有別的地方能夠寄托這么重要的東西。”白左使回答。

        “聽你這口氣,這話不應該是他告訴你的,而是你自己瞎猜的吧,那既然你知道他在哪兒,你何不問問他這個鑰匙到底在哪里?”上官毓秀一邊跟白左使周旋一邊在想著對策。

        “他要是肯告訴我,我還用猜嗎?”白左使這話的意思,他質問過宋丙耀,但是宋丙耀沒有告訴他。

        上官毓秀之前還真是一點兒都沒看出來,這個人這么衣冠禽獸,原先文質彬彬的一個人怎么此刻就變得面目可憎。

        上官毓秀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宋丙耀到底在哪里,他的情況是什么樣的?有沒有受傷?面前這個白左使說的是不是真實情況。

        還是說這個白左使得知宋丙耀失蹤了,故意將上官毓秀和冷凝引到了驚世堂,使他們分開撒了個謊騙上官毓秀的。

        不過這話又說回來了,白左使口中的鑰匙上官毓秀真的是一無所知,宋丙耀從來沒有交過什么鑰匙給上官毓秀。

        不過,上官毓秀心里也很清楚,現在就是跟他說我沒有拿過什么鑰匙,他也不見得會相信,他也覺得你是在欺騙他。

        可是如果告訴白左使自己手里有這樣的一把鑰匙,那自己應該拿什么來冒充這把鑰匙給他呢?她要怎么樣才能知道宋丙耀的近況?

        “鑰匙我可以給,但是我有個前提條件。”再三思量,上官毓秀開口說道。

        “你還敢跟我談條件?你可別忘了你夫君在我手里。”白左使似乎穩操勝券。

        “他在你手里,說白了跟我有什么關系呀?就算你手段殘忍殺了他,也只不過是他丟了性命,我能活著就行。”上官毓秀顯得無所謂。

        “你說什么?他可是一直將你視作珍寶,你就,這樣回報他?”白左使言語驚訝。

        “哼,沒錯,我是他的珍寶,可他是我的保家仙!我當時若不是為了救我弟弟,你以為我真的會嫁給一個病秧子啊?”上官毓秀嘴角滿滿的不屑。

        “那你還跟我談條件?”白左使說道。

        “當然有條件了!我為什么不能跟你談條件?這鑰匙現在在我手里,我想要什么你就得給我什么,要不然,你就得不到你想要的,是不是這個道理?”上官毓秀的樣子真的就像是無所謂一樣。

        “好,你說說看!”白左使松口。

        上官毓秀在想如果此刻開出條件說要求看宋丙耀的話,那自己剛才說的話就相當于是打臉,白左使也不是白癡,他一定就會發現上官毓秀是要使什么陰謀?

        “我剛才都說了,我把宋丙耀當成保家仙,如果說他出了點兒什么意外,我這一生的榮華富貴豈不也跟著倒了霉,所以,你必須保證他活著!”上官毓秀說道。

        “哼!你果然是想騙我,還說你不在乎?”白左使冷哼一聲。

        “在乎啊!我怎么不在乎?我在乎我的榮華富貴,我在乎我的名聲!要不然,我進了宋家之后要想盡千方百計除掉宋老夫人和她兒子干什么?我在金城也沒有必要在那么多人面前拋頭露面。”上官毓秀的話把白左使說糊涂了。

        白左使這一下不知道上官毓秀到底想干什么了,一時間摸不透上官毓秀說的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

        上官毓秀找這個間隙看了一眼冷凝,用眼神告訴冷凝,找個合適的機會制服這個家伙。

        可是白左使和冷凝的功夫相當,要想一招就制服她還確實是個難事,冷凝試圖找機會。

        “這真的都是你做的?”白左使說道。

        “不然呢?”上官毓秀閑得很得意。

        “我姑且相信你,還有呢?”白左使真的相信嗎?

        “我不知道你們這個所謂的秘密里面是什么,假如說打開來之后里面是什么武功秘籍嗎?就與我沒什么太大關系,不過里面要是有金山銀山……你懂的!”上官毓秀挑了挑眉。

        剛才上官毓秀那一個挑眉的動作讓白左使徹底相信這就是個貪財的小人。

        冷凝找到機會,繞道了白左使身旁,偷偷撿起一顆石頭,又保持了一會原來的動作。

        白左使的注意力在上官毓秀身上,還在跟上官毓秀糾纏什么秘密寶藏的事情上。

        冷凝看準時機,指尖聚氣,飛射石頭。

        白左使瞬間不動了!

        “哇塞!真的管用!”上官毓秀興奮的跳了起來。

        “卑鄙!”白左使罵道。

        “卑鄙?你跟我說卑鄙?你比誰都卑鄙,你說,宋丙耀在哪?”上官毓秀問道。

        白左使白了上官毓秀一眼,表示不會說。

        “這能堅持多久?”上官毓秀問冷凝。

        “兩個時辰!”冷凝回答。

        “嘿嘿!”上官毓秀嘴角上揚露出一絲邪惡。

        搜狗閱讀網址: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