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穿越架空-> 《穿越之千絲萬縷》-> 第一百四十二章 獨闖申屠家
第一百四十二章 獨闖申屠家 作者:傻大叔笨丫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17
  •     白左使被點了**一動不能動,上官毓秀想知道宋丙耀的下落白左使不肯說出來,上官毓秀沒辦法就只能淘氣一下。

        冷凝把白左使放在地上,拖去襪子!上官毓秀找來一根鴿子的羽毛,開始撓腳心!

        “說,我夫君在哪里?”上官毓秀問道。

        “哈哈,哈哈,我,哈哈,不說!”白左使眼淚都要笑出來了。

        “不說?”上官毓秀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好啊,不說也沒關系,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在兩個時辰之內說出來!”

        上官毓秀放下了羽毛,將白左使靠在椅子上坐著,雙腳伸直墊高!

        “啊!”白左使慘叫連連。

        “還不說嘛?”上官毓秀問道。

        “不,不,不說!”

        “還死撐著!”上官毓秀站起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一定有同伙!現在這個時間很可能少爺就受了不少苦了!”冷凝很是著急。

        “有道理,這樣,你看看能不能找到幫手,去找找他下落……”

        “沒用的,你們永遠不會知道他在哪里的。”白左使不說話,上官毓秀到還真的打算讓他休息一會。

        “你玩過蹦極嗎?”上官毓秀蹲下身問白左使。

        “什么?”

        上官毓秀邪魅一笑。

        “啊——!”白左使的尖叫聲在山谷回蕩,上官毓秀把白左使綁在繩子上踢下了瀑布。

        “怎么樣?刺激嗎?”上官毓秀又讓人把他拉了上來。

        白左使臉色蒼白!看樣子是被嚇得不清,不知道魂還在不在。

        “你要是再不說,我可就要給你來狠得了,現在算算時間差不多了!”上官毓秀讓人把白左使帶回去。

        上官毓秀不打算再胡鬧下去,開始給白左使上刑具。

        白左使第一次親自嘗試到了驚世堂的各種刑拘,上官毓秀在外面就只是等著結果出來。

        時間差不多到了,上官毓秀站起身來,示意下人帶著白左使往后山走去。

        上官毓秀沒有再嬉皮笑臉,這次面無表情,格外的認真。

        “白左使,原來我還覺得你挺帥的,現在看來你挺蠢的,給你機會你不說,我知道,你的本事比我這幾個手下強了不少,所以,在你**位解開之前,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上官毓秀站在懸崖邊上。

        白左使感覺到了,這一次上官毓秀和之前不一樣了,她好像真的很認真在對待這件事,所以白左使需要很認真的考慮,是不是真的說。

        “一!”

        上官毓秀開始數數。

        “二!”

        語氣堅定而執著。

        “三……”

        “申屠家,申屠家!他在申屠家!”白左使突然大喊!

        “你找的借口還真的很爛,申屠家哪個人的本事在我夫君之上?就他們那群酒囊飯袋,誰能制服我夫君?看樣子你是真的跟自己的命過不去了。”

        上官毓秀走到白左使身后,作勢要推白左使下山崖。

        “真的在,真的在宋丙耀和你吵完架之后就出去喝酒了,他喝的爛醉在街上被申屠家的人發現,那種情況下宋丙耀誰也打不過。”白左使慌忙掙扎著。

        “我很了解我的夫君,就算他當時喝的爛醉,在他醒了之后,你們那種情況也困不住他。”上官毓秀雙手已經放在了白左使背后。

        “他們才沒有那么傻呢,宋丙耀當時喝的爛醉,被他們帶回去之后就用鎖魂鏈鎖住了他的七經八脈,就算是他醒了想掙扎也沒有力氣。”白左使大聲解釋。

        上官毓秀停住了手,并不是因為他相信了白左使的話,而是他在思考怎樣才可以輕易的進入申屠家。

        “行啊!我也給你一次機會。現在你帶著我去申屠家,只要能見到我夫君我就饒了你一命。”上官毓秀拉著白左使趕往申屠家。

        白左使在路上感覺到自己的經脈已經有些松動,他手和腳可以自由活動。

        其實白左使有自己的想法,他在耗時間,他嘗試等時間到了之后自己的**位解開,這樣就可以反過來壓制上官毓秀。

        “哼!”上官毓秀瞥了一眼白左使冷哼一聲。

        上官毓秀清楚地看到了白左使活動的手和腳,她哪里不清楚,等時間到了之后白左使的**位解開,自己和這幾個手下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你該不會單純的真的認為,等下時間到了你的**位解開就可以對付我們了吧?”上官毓秀說道。

        “你什么意思?”白左使驚訝的問道。

        上官毓秀拿出水壺,打開了水壺就往白左使的嘴里灌水。

        “你給我喝的什么?”白左使明顯是被嗆到了。

        “沒什么!******而已!”上官毓秀齜牙笑道。

        “你……”白左使啪嗒一聲磕到在馬車里。

        上官毓秀根本不清楚申屠家的實力,她所接觸到的申屠家的人也只有申屠非凡,而現在申屠家的大權掌握在申屠非凡師傅手中。

        上官毓秀很清楚這不是兒戲,不過同時上官毓秀也很清楚,既然對方的人綁了宋丙耀沒有立刻殺了他,就一定有他們的目的。

        白左使口里口口聲聲說的鑰匙到底是什么?上官毓秀真的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從頭至尾宋丙耀也沒有把什么鑰匙交給上官毓秀,不要說什么掌握了秘密的鑰匙,就連家里的賬房鑰匙,房門鑰匙,上官毓秀都不曾拿到過。

        “什么人?”上官毓秀來到了申屠家門口,把依舊昏迷的白左使扔在了地上。

        “告訴你們當家的,想要從我這里拿到什么,就直接來找,沒必要搞這些有的沒的,也千萬不要再拍這種弱智來挑戰我的底線。”上官毓秀端著手眼神堅定。

        看門的兩個人四目相對,似乎相互思考了一番,其中以人轉身便沖進了門去,像是去報信。

        “上官毓秀?你不要命了?你來干什么?”申屠非凡從外面回來看見上官毓秀站在自家門前。

        “我為什么會到你家里來,難道你還不清楚嗎?還不是你們想盡千方百計把我弄來了,怎么?現在都要裝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嗎?”上官毓秀話語間冷冰冰。

        “我……”

        “宋夫人,請!”此時剛剛去匯報的那個看門回來了。

        ()

        搜狗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