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黃龍鎮 作者:房玖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19
  •     酒坊如今又雇來更多的人,產量也見長,回到麗山沒多久,青枝與律子川又起身推銷去了,這次去的是緊挨官道的一個重鎮:黃龍鎮。

        果然官道邊的鎮就是不同,連名字也非常壕氣。

        黃龍鎮真是大啊!是唯一一個讓青枝有迷路的感覺的鎮!她左顧右

        走到一個很大的花園門前,青枝瞧見花兒都從墻頭長出來了,開得很燦爛,站住看了好一會兒。

        這時有個穿稠衣的人走過來,臉上帶著熱情的笑容請兩個人進去坐坐。

        青枝以為是這家的主人,想著黃龍鎮的人還真是熱情呢!

        她有點不好意思,又不好拒絕主人的好意,正要走進去看看時,律子川道:“我們不是來吃飯的,是酒坊賣酒的,你們掌柜在嗎?”

        納尼?!這是餐館?

        青枝突然想起穿越前在網上見過的那種私房菜、會所制餐廳之類的地方來。

        嘖嘖,黃龍鎮,果然高級!

        那穿稠衣的人發現兩人原來只是銷售,收起了臉上的笑容,但也沒有冷面相對,只是非常熟練利索地將兩人帶去二掌柜面前。

        這次連東家都沒見著,連大掌柜都沒見著,由二掌柜出面,簽下了青枝與律子川運過來的那幾桶酒。

        兩人走出那私房菜花園,青枝有些不真實感:這也太容易了!在經濟發達的地方做生意,錢簡直就跟撿一樣!

        青枝非常熱切地希望和黃龍鎮本地商家們保持良好的關系,所以過了十來天,她又吭哧吭哧帶著助理小律趕了過來。

        倒不是她覺得酒會在這么短時間內賣光,她是來聯絡感情、做售后服務、開發長期合作潛力的。

        見到二掌柜,問起銷售情況,二掌柜非常平淡地說了一句“賣得不怎么樣”,就推說還有事,先走了。

        青枝觀察了一下,二掌柜走去解決后廚糾紛去了,是真的有事,不是故意冷淡。

        這讓她有點傷心:松液酒竟然這樣微不足道啊。

        出來時她有些灰心喪氣,律子川倒是很有精神,和那個穿稠衣的門童聊了一會兒。

        酒坊賺錢了,他們這次住的客棧條件還不錯,獨門獨院,可以自己生小火爐做飯,律子川問她想吃什么,青枝搖搖頭,說沒有胃口,又說出門在外,你也辛苦,隨便做點什么簡單的就好。

        律子川見她真的心情不好,做了一桌清淡養生的菜肴來:涼拌木耳藕片,蕨菜香干,清蒸酒釀鴨子,還專門做了粥:桂圓山藥的。

        青枝走過來見了一桌子香噴噴的菜,心情突然好了許多,對律子川道過謝坐下,先吃了一塊藕片,又脆又甜,帶著微微的荷露清香;喝一口粥,山藥軟軟糯糯的,粥中有桂圓特有的香甜。

        宋青枝:嚶嚶嚶太好吃了,是我喜歡的口味。

        律子川坐在對面,端著碗并沒有吃飯,笑吟吟看著她。

        宋青枝有些不好意思,道:“出門在外,做這么些好吃的很不容易吧?明天早飯我做,我一早去買豬肉,給你包包子吃!”

        律子川吃起飯來,又笑道:“你還是多睡一會好了,早飯我出去買。”

        “好!這家客棧門前那個燒麥,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

        “好,明天我去買。”

        “黃龍鎮真好啊,什么都有,就是生意難做。松液酒在別的鎮賣得都不錯呀,怎么在那個花園一樣的私房菜館不賣呢?”

        律子川笑道:“怎么吃飯時也想著生意經?”

        宋青枝不樂意了:既然已經做上了酒坊,產品也不錯,當然要做大做強才是啊!小律你個隱形富二代沒有負擔才會不想生意經吧?

        但是公司內部團結最重要,所以她沒有反駁,只鼓著臉吭哧吭哧吃飯。

        律子川見她喜歡桂圓,將鍋中桂圓都挑出來給她,一邊閑閑道:“那店小二告訴我,他家的酒水都是包房的歌女負責推薦的,歌女們對松液酒沒有什么印象,很少推薦,所以賣得不好。”

        宋青枝蹭地站起身來:“歌女們在哪?!我去見她們!”

        “你先坐下來把飯吃完,歌女們總是傍晚才起床,起來后喜歡去一家粥鋪吃飯,你想去明日傍晚再去。”

        青枝狐疑起來:“你對歌女們作息很了解嘛……”

        “對啊,那店小二告訴我的。”非常淡的口氣。

        青枝嘟囔了幾句,吃完晚飯,幫著律子川洗完碗,洗浴之后就去躺在床上想如何說動歌女們推銷松液酒去了。

        銷售代表的日子,真的又累又忙啊!

        第二天傍晚時分,兩人先到那粥鋪坐下,守株待兔。

        沒過多久,果然一群少女嘻嘻哈哈走了過來

        青枝注意到她們的發髻是自己以前從未見過的,格外精巧;裙子的質地也非常飄逸,剪裁合身;而且每一個人的腰都很細。

        怨念,是因為一天只吃一頓粥嗎?

        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腰身,發現也還算細,這才罷了,鼓足勇氣,笑瞇瞇走過去套近乎。

        那些少女上下打量了她幾眼,發現她雖然長得嬌美,卻只用發帶梳著最簡單的雙丫髻;身上的衣料也很平凡,歌女們年少貌美,都有些傲氣,不怎么搭理她。

        青枝也不敢氣餒,只在一旁和那幾個性子和順些的聊著,待得她們快吃完了,她方說起來意。

        幾個面善的歌女都敷衍答應著,那中間一個刻薄的卻笑道:“你長得也不錯,做什么不親自來推薦?”

        嗯?我親自去做一線營業員?

        倒也不是不可以哦。

        青枝一愣神間,那些歌女們笑著走遠了。

        律子川走到她身邊道:“什么都試過了,不賣就算了,明天我們一起回去了吧!客棧的枕頭我睡不慣,想回家住。”

        青枝無語了,悲憤地看著他:律子川你每天到底有沒有在反省自己對公司的貢獻!

        她冷冷道:“那你明天先回去,我要去試試看能不能應征做歌女。”

        不知道是真的要唱歌,還是只是招待推銷酒就行?不知道有沒有什么潛規則?有潛規則的話那還真是……

        “不行!”

        “我沒問你的……”

        “不行!我不準!”

        宋青枝呵呵了:就算我們是男女朋友關系,我也不會讓你阻礙我發財之路的,何況你上次占了我便宜之后隨便用家仇未報這樣的借口打發了我?

        她只淡淡道:“明天再說吧。”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