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玄幻魔法-> 《咱家有顆仙靈果》-> 第121章 他不配姓許
第121章 他不配姓許 作者:尷尬鹿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2-09
  •     “事到如今,你還有什么可說的嗎?”

        虹時才不管什么真相不真相,對于她來說,眼前的女人只是將自己義父折磨致死的毒婦罷了。

        許夫人閉上雙眼,沉默不語。

        “既然你有了覺悟,那便上路吧。”虹時從懷中拔出匕首,抬手便要刺下去。

        “等等!”

        許夫人突然睜開雙眼,一股磅礴的氣勢夾雜著滔天的怨意襲來,虹時頓了頓,嗤笑道,“你果然是個自私至極的女人,到現在都不肯認錯。”

        “我要見許如風,不,是秦如風。”

        委頓在地的婦人神情冷淡,帶著一絲高傲的決絕,輕笑道,“我許家才是這幽映山莊的主人,我若不承認,他便不配隨我家族姓許!”

        “你錯了,夫人。”

        門外響起一個似笑非笑的冰冷聲音,眾人一驚,瞬間回身戒備起來。

        只見許莊主,不對,如今該叫秦如風了,他一身瀟灑,絲毫不見被困網底時的狼狽,手中如拎小雞一般提著昏迷的布兒茶,大步走了進來。

        束云白下意識的向他身后望了一眼,沒

        “秦如風!”

        許夫人軟軟趴坐在地,勉強倚著床沿,咬牙道,“你為什么騙我!”

        “夫人何出此言?”

        秦如風狀似無辜的搖搖頭,嘆氣道,“夫人才是騙的為夫好苦。”

        看著如一灘爛泥般的許夫人,他又笑道,“不過為夫已經略懲小戒,咱們夫婦一體,原來的事情就這么算了。”

        說完,他晃了晃手里人事不省的布兒茶,欣喜道,“有了這個東西,幽映山莊也不值錢了,不如我們夫婦一起,先將這些人都殺了,然后離開陵山,養精蓄銳,等他日東山再起......”

        “你拉倒吧。”

        一旁的馮烈兒實在聽不下去了,只將蔥白的手在鼻翼處優雅的扇了扇,對著束云白疑惑道,“哪里來的一股子口氣,味兒真大!”

        “你把蘇慧怎么樣了?”束云白有些著急,沒什么心思與馮烈兒一起逗樂,只皺著眉頭急道。

        “你是說,周老那個小徒弟?”

        秦如風想了想,有些遺憾的搖頭道,“我要拿走我的東西,他非不讓,我只好沖他下手了,這會兒......可能死了吧。”

        “你!”

        束云白心里一緊,暫時管不上這邊的事情,閃身就想往外走。

        “誒?!”

        許莊主比她更快一步攔在門口,抬起空出的手來擺了擺道,“郡主留步,您是要死在這的,跑的遠了在下可怎么埋啊。”

        嘶......祁白不在你丫要上天了是不是?!

        完全不想跟他浪費時間,束云白一手抓出小妹噗,心中默念一句口訣,一掌拍在小獸身上,靈氣霎時間如瘋長的藤蔓一般竄進它體內。

        小妹噗身形暴漲的同時,束云白祭出繪香簪來反手握住,運起還不算熟練的武王靈力,向著秦如風就狠狠刺去。

        原諒她用法器做武器,實在是......手邊沒有更鋒利的寶物了。

        馮烈兒這邊,見小果子不由分說就動起了手,她也是反映極快的一把撈起許夫人迅速后退。

        屋子在小妹噗巨大身軀的鼓脹下片片碎裂,隨著巨狼的一聲輕嘯,更是在靈力翻涌下徹底變成廢磚爛瓦。

        束云白站在一片廢墟之上,手里是靈光大盛的繪香簪,她咬著牙,手中法器直抵秦如風靈力所化的短劍。

        “嗷嗚——”

        小妹噗望月而嘯,四腳一踏便撲了上來,巨大的勁力卷過廢墟中的老樹,吹得它們瑟瑟而抖,險些被攔腰折斷。

        張開血盆大口,巨狼沖著秦如風的靈力劍就咬了下去,束云白反應極快的一閃身,轉到秦如風身后,繪香簪自下而上挑刺出去,一人一獸配合極為默契,幾乎是在一瞬間便占據了上風。

        馮烈兒安置好了許夫人,轉頭一邊看著兩人一獸相斗,一邊伸出右手,兩指一張,一條若有似無的金線便纏繞在她指尖。

        左手食指勾起金線一邊,瞄準,蓄力,發射——

        一顆靈氣彈破風而來,精準無誤的打在秦如風左肩上,他微微一踉蹌,左側空門大開,小妹噗瞅準機會吭哧就是一口。

        “啊啊!!”

        秦如風左肩負傷,左臂又被咬的鮮血淋漓,恰逢束云白持著法器攻來,他想也不想將手中布兒茶遞出去一擋。

        “嗬!”

        束云白嚇了一跳,本能的收手,就見秦如風得意一笑,抓起布兒茶的手腕就咬了下去。

        “他要吸血療傷!”

        馮烈兒在一旁看的分明,急忙搭弓道,“快阻止他!”

        秦如風的實力比她倆都要強,若不是仗著圣品法器喚金靈弓的威力,想要傷他實在是有些困難。

        但也正因為是圣品法器,馮烈兒用起來也會吃力許多,這樣全力的一發靈彈,最多再有兩顆她便會筋疲力盡,到時別說靈弓還能不能傷著敵人了,就是她想打上去幫忙,恐怕都成累贅。

        束云白自然也明白布兒茶的血意味著什么,急忙手中結了個印,召出一個小型攻擊靈陣來攥在掌心,沖著秦如風就拍過去。

        “哈哈哈哈!!”

        許是吸到了足以治愈傷痛的血量,秦如風突然抬起頭來揚天大笑,周身靈氣如爆炸一般猛的一鼓,頓時將束云白轟翻了出去。

        手心的小型靈陣沒有打上秦如風,卻被震得反吞回體內,束云白一陣血氣翻涌,連連喘了好幾口這才穩住呼吸。

        小妹噗本就離得比較近,束云白攻上去時它也伸出尖利的爪子要拍,被秦如風的靈氣一震也是生生退了半步。

        靈獸的體質本就比人類要強壯數十倍,嚴格來說秦如風的實力還不足以傷到它,于是巨狼眨了眨猩紅的雙眼,咆哮一聲,不由分說又伸爪拍了上去。

        一人一獸正斗著,便聽旁邊一聲婉轉清嘯,青翼火鴉身披紅霞而來,震了震翅膀,沖著秦如風張口就是一團炙熱火焰。

        沒料到兩只王品低級的靈獸齊上陣,秦如風躲避不及,生生被燒掉了半邊頭發。

        “小白!”

        馮烈兒招了招手,指著腳邊的許夫人道,“你過來看看她。”

        見兩只靈獸暫時纏住了秦如風,束云白點點頭,三步并作兩步的跑了過去。。

        “她說,她有對付秦如風的法寶,只是需要先恢復些體力。”馮烈兒湊過來小聲道。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双色球蓝球中了1